第452章 脱离樊笼 日月同辉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范大勇出身寒门,父母早丧,从来他都没听过这等语重心长、掏心掏肺的深刻教导,因此十分震动,感激拜谢道:“母亲教诲,小婿记住了。往后再不鲁莽。”竟连“岳母”也不叫了,直呼“母亲”,十分尊重。

    刘太太也十分的欢喜,忙扶起他,越看越喜欢,宽慰他道:“雨儿那里,等成了亲就好了。夫妻间没有什么化解不了的疙瘩。你是男人,多担待她些。”

    范大勇忙道:“请母亲放心。”

    这天开始,他便早晚请安,对刘老爷夫妇一如对亲生父母;刘老爷夫妇又仔细指点他,现如今江南官场,哪些人可以拉拢、利用,尽心谋划将来。

    眼看联姻成功,范大勇踌躇满志。

    当晚,他站在刘家客院的庭院当中,望着夜空北面,一面感受着初春萌动的生机,一面想:宋平该发动了。李菡瑶俯首就擒了吗?还是杀了?她是江南第一才女,也是美人,杀了倒可惜。不过红颜祸水,留着终是祸害,还是杀了好,也省得玄武王世子跟王壑惦记……

    他的思绪飘忽,飘到京城。

    想到某人传来的消息……

    景泰府,李家宅院。

    副将军宋平带着一万官兵,围困李家宅院已经三天了。三天来,除了地上的流水和天上的飞鸟,任何人、物都不准进出这座清幽充满古韵的宅院。

    宋平四十多岁,在地方驻军混了多年,每日只知吃酒赌钱。原打算后半辈子就这样混过去,李菡瑶劫军火打破了他的安逸。几个月来,徽湖地方驻军人事大变,经过一番震荡,他投靠了比他小十几岁的范大勇。这是对强者的臣服,也是他自己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

    这次,范大勇对他委以重任。

    他格外小心谨慎,全力以赴。

    以往,这些地方禁军没少欺凌百姓,但经范大勇整治后,有所收敛。现在有这么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可以掠夺,宋平感到浑身的血液都不受控制地蠢蠢欲动。前程、富贵都在眼前这座宅院内:剿灭李菡瑶及其同伙,就能获得军功;抄了李家宅院,就能获得无数金银和珍宝。

    他手下的禁军更急迫。

    一属下道:“宋将军,这都三天了,能动手了吧?”

    另一属下道:“不错,李家就算有存粮,几千人的嚼用,三天下来也耗费得差不多了。”

    宋平想到范大勇的传信叮嘱,按捺住心头的急切,故作稳重道:“不急。再等等。将军传信来说,李菡瑶可能来了景泰府。这丫头年纪不大,最狡猾、狠毒。你们想想她干的那些事?你们千万别大意了。”

    无论他们嘴上多狂妄、多瞧不起女人,心里对李菡瑶却是十二分的重视。他们很清楚,李菡瑶若没点本领,能干下那些惊天动地的事?小觑她的人都败了。

    眼前的李家大宅毫无异样,可谁知道内里有什么埋伏?李菡瑶诡计多端,若贸然进攻,败的还不知是谁呢。

    宋平在等合适的机会。

    他要万无一失!

    傍晚时分,他令人发信号。

    平静了几天的李家宅院,忽然起了波澜。兴起这波澜的旋涡,在李宅的西北角——李氏宗祠分祠。

    李卓然被幽禁在祠堂西厢。

    又到了给他送晚饭的时候,他媳妇甄氏和儿子李天华提着篮子来到祠堂。却发现,李卓然已经跨出了幽禁了他八年的铁栅栏,且梳妆整齐,严正以待。他身旁站着两个男子,看衣服腰带,像是太平工坊的工人。

    “父亲!”李天华惊叫。

    “你怎么出来的?”甄氏惊问。

    李卓然瞅着妻儿笑道:“自然是你们放我出来的。”

    甄氏心一沉,道:“你胡说!”

    李卓然忽然变脸,对着她痛骂道:“贱人!你不盼着我出来,盼着我死在里头对不对?这些年,你跟着李卓航快活久了吧?贱人!贱人……”

    他一想起当年李婆子对他隐瞒了慕容星送子的事,却告诉了甄氏,就恨不得将母亲的坟墓扒开,质问她是不是老糊涂了。他不能扒开母亲的坟墓,就算扒开了,李婆子也无法回答他,但他可以拿甄氏出气。

    于是,他出来第一件事不是找李卓航、李菡瑶报仇,而是对妻子甄氏拳打脚踢以泄恨。

    这些年,没他的磋磨,李天华又听话,又有李卓航、李菡瑶庇护,甄氏过得十分省心,八年过去,她不但没变老,看上去竟比以前更年轻、丰润了。

    李卓然看了就来气,妒火中烧,认定妻子跟李卓航暗通款曲,给他戴了一顶碧绿的绿帽,下脚十分狠辣,专门往甄氏的要害处踢,全然不顾一点夫妻情分。

    李天华拼死护住母亲。

    却被那两个工人拉住。

    李卓然想着儿子是亲生的,不能让儿子寒了心,何况眼下还要借儿子的力,才没打死甄氏。

    他命那两个工人将甄氏推进铁栅栏内,锁上,阴沉沉地笑道:“往后,你就待在这里面吧。”心中却想:等爷忙完了,再休了你!爷继承了这偌大的家私,想娶什么女人没有?强似被你这无情无义的贱女人占着名分。

    李天华扑过去大喊:“放了我娘!爹,你到底要干什么?”

    甄氏见李卓然被关了这些年,毫无悔改之心,全然不念夫妻情分,也不念自己这些年为他送茶送饭送衣送鞋的辛苦,更不念自己抚养儿子的艰难,只记着当年没做成老太爷私生子的羞辱,并将这羞辱全发泄在自己身上,不仅失望,且绝望,对他最后一点情分消失殆尽。

    她冷漠道:“都是你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天华,你父亲疯了,你别学他糊涂。别忘了你大伯伯和姐姐对你的教导,不是他们,你哪有今天!”

    李卓然作死不要紧,不能让儿子被他连累了。

    李卓然刚发泄了怒火,心中畅快了些,听了这话,那火气又腾地窜了出来,扑到铁栅栏前,抓着那铁条对里面骂道:“贱人!等老子继承了家主之位,第一个弄死你!”他决定了,不能休甄氏,休了她对儿子名声不利。就弄死她!就让她病死、暴死,不得善终!

    他眼中的恶毒惊住了甄氏。

    这是怎样的仇恨?

    李天华也吓坏了,又悲伤又愤怒,问:“爹,爹!我娘怎么对不起你了?你不能对我娘这样!”

    李卓然拉住他,郑重道:“儿子,你别护着她了。她不知廉耻,把咱父子都骗了。”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日月同辉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