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有得必有失(万一) 重生之低调大亨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百三十六章:有得必有失

    “啊,我我我,我是马丽莲。”

    马丽莲在楚乾坤牛瞪大眼中,看到了一小块眼屎,还有自己脸上的墨镜,于是赶紧摘下,露出来一张明星般的精致脸蛋。

    “不是吧,马丽莲,怎么会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一个人吗?你经纪人和助理呢?”

    惊诧的楚乾坤,继续瞪着牛眼,狠盯马丽莲的脸蛋,无数的问题,伴随着口水飞了出去。

    距离太近,脸蛋太美,问的太急,口水太多,避无可避,马丽莲的脸上明显出现了泡沫。

    “哦,不好意思!”楚乾坤本能的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温柔且仔细的擦拭着马丽莲脸上的异物。

    马丽莲今天的妆容很淡,应该属于私下的日常素人妆,不像在镜头上似的浓妆厚粉。

    吹弹可破的脸蛋,摸上去,是那么的光滑柔软。

    手肤和脸肤的亲密接触,让马丽莲浑身颤抖,眼中带电,迷情的回望着楚乾坤,身体逐渐的发软。

    至于楚乾坤的问话,一字没有听进去。

    春节前在东方之珠,在查打的慈善拍卖上,和楚乾坤有了第一次的接触,对他印象深刻。

    当然,最大的印象是楚乾坤竟然对一亲芳泽不感兴趣,无视她的暗示,让她在房间空等了一晚。

    姑姑可忍,奶奶不可忍。

    当晚,失落的她大醉了一场。

    第二天,楚乾坤虽然让陈思彤带了礼物表达歉意,但是,她已经不可自拔的对楚乾坤,产生了深刻的兴趣。当晚,她可能只是简单的想喝杯酒,跟他认识一下。

    但是楚乾坤的爽约,却让她改变了初衷,她想深入的了解了解楚乾坤。

    从陈思彤这个铁迷嘴里,挖掘了不少楚乾坤的事情。

    她原本是想去内地,去东州,追上门去质问的,质问他为什么那么的残忍,为什么大晚上的把一个美女,孤身一人的丢在酒店房间,让她独自一人喝闷酒。

    这与禽兽何异,不,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可惜,她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呢,经纪人裴姐就收到消息,在第二天杀回了酒店,并打断了她的计划。

    用一场全球商演,拖住了她的脚步。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单方面,心里跟楚乾坤的纠缠独角戏,也慢慢的淡化了下来。

    她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一场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女人心里戏。

    马丽莲虽然是在东方之珠出道的,但是她的工作和事业的重心,却是在海外。

    在东方之珠有一定的名气,在内地几乎没有什么名气,除了业内人士,估计都没人认识她。

    这段时间,她一直待在国外,今天到旧金山,是约了一个电影导演,商谈在一部戏里面,客串一个小角色。

    在经纪人的安排下,她这大半年都在尝试在歌手之外,拓展一下演艺的道路。

    今天这趟旅行,其实并不是她一个人,出发的时候,是有经纪人裴姐陪着的。

    可是在落地之后,裴姐因为紧急事务,要临时赶去东方之珠。

    于是在机场内部改签了行程,下了机又上了机,没有继续陪着她。

    而她的助理,更是早一天抵达了旧金山,帮她做事前联系,此时还在机场出口,焦急的等着她呢。

    作为歌手,作为明星,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很少有一个人的自由。

    难得体验一把自由飞翔,马丽莲心情畅快,心眼放松,便在取行李箱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

    没有核对行李箱的资料,下意识的以为红色的箱子就是自己的,结果,推着箱子还没有走两步,就被托马斯.皮诺拦住了。

    告诉她拿错箱子了,这个是他的行李箱。

    一开始,马丽莲还只是当他是故意搭讪,因为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大红箱子。

    本能的想要避开,不过还是被托马斯.皮诺拦住了,并说出了他的航班,拿出了他的机票和登机牌,行李号等。

    核对之下,马丽莲才赫然发现,确实是自己弄错了。

    她没有注意观看提示信息,她乘坐航班的行李,才刚刚开始传送。

    她的红色箱子,在传送带上,在其他行李之中,犹如一朵杜鹃花,灿烂绽放,格外刺眼。

    连忙道歉,赶紧把行李箱还给对方,然后重新提取核对了自己的行李箱。

    原本自由飞翔的心情也没有了,尴尬的匆匆而走,她只想赶紧离开机场。

    然而,也不知道托马斯.皮诺是哪根筋抽到了,一直跟在她后面,不停的搭讪。

    为了躲避托马斯.皮诺的纠缠,马丽莲早在楚乾坤之前,就先一步进入了卫生间,在里面磨蹭了二十多分钟。

    所以,她是比楚乾坤先进,后出来。

    而楚乾坤进卫生间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管控洪水上面,根本没注意到在卫生间附近留驻的托马斯.皮诺。

    直到出来后,被军子提醒才察觉,然后就是之前的一幕。

    在楚乾坤之后,带着大墨镜,做了一番遮掩的马丽莲,本想就此悄然离去。

    哪知道,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托马斯.皮诺竟然一直守候在卫生间外面,更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让她的墨镜易容遮挡术,完全无效。

    马丽莲只想着如何遮掩自己的容颜,却是没有仔细想过,她的行李箱和她的穿着打扮,早就出卖了她。

    她的这种行为,根本就是一叶障目,自己骗自己。

    当然,这一叶障目的叶子,也确实是大,还是欺骗到了某人,楚乾坤就没有马上认出她来。

    人生的际遇就是这样,当你兜兜转转,转转兜兜,以为已经将一个人忘却的时候。

    他就会如同魔鬼一般,可恶的出现在你面前,重新勾勒起久远的记忆。

    刹那间,你才发现,原来在内心的最深处,自己重来没有真正的忘记,只是被刻意掩藏罢了。

    一个契机,一个眼神,一根手指在脸上的轻抚。

    都会让这一份掩藏,从休眠假死的火山中,轰然而出,怦然爆发。

    察觉到马丽莲神态的不对,楚乾坤赶紧收回在女人脸上摸索的手。

    “不好意思,刚才情急之下有点那啥了,你应该有镜子和纸的吧?要不你自己整理一下。”

    说着楚乾坤脚一勾,一推,把自己的行李箱弄到了身前,顺势把马丽莲往上面一放。

    把一脸痴迷看小哥的女人,一把按在了箱子上。

    楚乾坤和军子出门,就一人带了一个箱子,但是这箱子大啊。

    是市场上最大的规格的33寸,无限接近一米高的尺寸,让马丽莲有了腾空之感。

    一时的重心不稳,让她抓住楚乾坤手臂的手,更加的用力,人也往他身上倾斜的靠了靠。

    本想和马丽莲保持一点距离,结果反而更加的亲密。

    无奈之下,楚乾坤只有强行挣脱她的束缚,换来女人的一声娇哼。

    “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一个人在机场?工作人员呢?”

    楚乾坤的印象里,明星出门,都应该是前呼后拥,无数照相机围在身边,咔擦咔擦的。

    就像董嘉倪现在出门,虽然不至于前呼后拥,但是经纪人,助理,司机保镖,四五个人跟着是很正常的。

    而且马老师率领的御用摄影师,现在都开始跟拍了。

    并不是所有的明星,都喜欢高调张扬,但是为了工作,有时候又不得不高调。

    生活在聚光灯下的她们,很多时候,只是外表光鲜而已,并不一定有看起来那么的幸福。

    但,所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有得必有失!

    “我来这边见一个导演,有个角色想尝试一下。助理昨天就来了,应该在出口接机,经济人临时有急事改签了,现在应该已经飞走了。”

    马丽莲也奇怪,怎么每次见到楚乾坤的时候,都会是她一个人,经纪人助理,都会阴差阳错,暂时不在她身边。

    未来让两人的对话,更加的自然,楚乾坤坐上了君子的行李箱:“哇哦,这是准备进军演艺圈了吗,女几号,什么片名,我到时一定到电影院捧场一张票。”

    楚乾坤的话扎了马丽莲的心。

    她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只是个小角色,排不上号的。也不一定就是我演,另外,播放的时候,也不一定有镜头呢?”

    “名字暂时保密,等成功了再告诉你。要是我真有角色镜头的话,你可不能只支持一张票,最起码要包场。”

    N号角色,还不一定能演,演了也不一定有播放镜头。

    如此的话,马丽莲的保密,就能理解了。

    “放心,只要你参演,我肯定大力支持票房。就算国内不引进,我跑米国来,也要帮你包了。”

    楚乾坤拍着胸脯,十分仗义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算我没白喜欢你。”马丽莲的心里话,就像她的音乐素养,根本不需要时间酝酿,脱口即出。

    出口之后,察觉到了不妥,实在是太不矜持了,于是转移话题:“别总问我,你呢,你怎么会在旧金山的?”

    “我是个生意人,当然是来谈生意的了。”楚乾坤没有隐瞒,只是语气不是很正式。

    马丽莲小翻白眼:“你什么时候变成生意人了,你不是学生吗?学生不是应该读书的吗?对哦,你不会是来留学的吧?”

    旧金山这边的大学不少,名气大的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旧金山大学、旧金山艺术大学等。

    特别是前面两所学校,国人对他们十分熟悉,很多华人子弟都会选择他们留学。

    楚乾坤虽然不是来留学的,但是在旧金山,有两所学校,和他有关系产生。

    一个当然是斯坦福,欧阳暮雪刚刚作交换生,到这边留学。

    另一个和他有关联的,是旧金山艺术大学。

    它是米国规模最大的私立艺术高校,全米国顶尖的艺术院校,该校的平面设计学院和时装设计学院在米国享有盛名,曾经培养出众多著名的设计师。

    在楚乾坤出国之前,金米秋给了他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过境旧金山的时候,帮她去看一个人。

    是她曾经的高中同学,目前在旧金山艺术大学主修时装设计。

    金米秋对他极为看好,一直在邀请他加盟OK服饰。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重生之低调大亨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