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车轮战 脱身策 万法无咎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见无人应答,那麻脸青年脸色一厉,双目逡巡,似乎就要在诸人之间揪出目标。

    为这一股气势所慑,应天微以下诸人互相张望,这才发觉归无咎已经不见身影。

    方道人连忙大声道:“诸位道友有所不知。此岛统领之人名为成不铭,乃是金丹二重境修为。此人方才还在这里,眨眼间就消失不见,想必正是诸位道友所要寻找之人。”

    雨花水榭、凌霄谷数位弟子眼神中暗含鄙夷。诸修为自己身家性命计,自然不会为归无咎曲饰掩藏,方才两派之中好几人已经跃跃欲试,以期首告消息。但方道人作为莲台宗修士却首先检举,却令人齿冷。

    朴衣老者微笑道:“这位道友勿虑。白某并不会拿诸位道友如何。”语毕又转身问道:“楚师弟,天螯舟落下时,法阵可备下了?”

    那位黄面黄袍修士正是姓楚,也不回话,只木然一点头。

    朴衣老者颔首道:“既然未及走脱,那一切都好说。便请莫师弟出手。”

    那位面如金铁的中年道人道了声“是”,反手指间已然出现一件三尺高的人偶,同时左手双指捏住一枚金针。这人偶面貌雕琢极其精细,脸容衣着不是潜入探玄会中的“王木霸”,更有何人。

    那气度冷厉的麻脸青年此时却一脸感慨之色,低声道:“如此倒是有几分对不住齐师弟。”

    中年道人平淡道:“升仙、转世之说,虚无缥缈。吾等修道之人,所修的也不过是今生这一世。若无门派之力,齐师弟数百年前便已成冢中枯骨,又岂能修至金丹四重境界。”他话音未落,下手却迅捷的很,将那金针往“王木霸”人偶的丹田之中,重重一扎!

    归无咎本已隐匿身形,站立在高峰之顶,观察着星月门诸修的一举一动。但是随着中年道人这一扎,归无咎只觉体内夺自“王木霸”的丹力突然沸腾炸裂开来,依托“元光显化术”所成的虚身之法登时无法维持,凭空现出身形。

    不仅如此,为了宣泄体内这道动乱不休的丹气,归无咎不得不双臂一振,将混乱之气全部散出,立时击得土石翻滚,山地震颤。不过应天微等人见识不足,却以为归无咎改变主意,主动现身求战。

    朴衣老者面上依旧是一股好整以暇的矜持,淡然道:“就请成道友和老朽道人走一趟吧。齐师弟等四人的性命,这一笔帐要着落在成道友身上,须得讨还明白了。”

    “请成道友上舟。”

    朴衣老者传下这句话来,应天微等人面含忧色,显然是到了兵戎相见的时候。

    但事实却与他们预想不同。得到朴衣老者指令,那位莫姓中年道人反手将银针往“王木霸”身躯扎了七下,随后袖中取出一根明晃晃的二尺金绳,灵蛇一般朝着归无咎卷来,竟要把他当做木偶般锁那回来。

    但这七针却不若第一针有效,归无咎完全恍若无事般立在原地,背后长剑一起,狠狠斫在前来套拿的绳索之上。

    这绳索本也是一件品质甚好的法宝。但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此物进趋游斗、锁拿人物宛如通灵,但论及锋芒又岂能和“小苒依依”这一阶的名剑相比,一剑之下,便将此绳斩成两段。

    唯恐此物还有修复之机,归无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剑光漫卷化作涡流,将这一件法宝彻底搅碎。

    莫道人将人偶收起,脸色有些难看。

    归无咎心中一哂,所谓“齐师弟”分明是王木霸的真名。谁也想不到星月门尚有这等分魂裂丹、感应惑乱的奇妙神通。

    只是若无与裴鸿平一战,归无咎一身本领尽数依赖“借假修真”之法,对于星月门这道秘术恐怕也要束手无策。只是他现在道魔双修,一身魔道功法伪装面目,尽数堪使,只要有了防备,轻易便将虚丹丹力镇压下来。

    看见面前四人合力破阵之景后,归无咎并不愿直撄其锋。此时控住一身丹力,再度使出虚身之法。若是能够潜入后山,来人一时半刻未必能窥破奥妙。

    只是这一回却是归无咎失算,却见空中他的身躯并未完全消失,竟留下一道淡淡虚影。

    这影子虽然极淡,和香头青烟差别不大。但是对于修道人而言,已然洞若观火。

    归无咎蓦然省悟,“王木霸”气机虽已被他彻底镇压,但最先的出奇一爆,已在他身上留下印记,一时半刻难以清除。既然如此,那便需另寻制敌之策。

    朴衣老者淡然道:“先请龙师弟出手。”

    归无咎气机凝实,抱圆守一,静待来敌。

    他原本以为“龙师弟”是另外三人中的哪一位,不料那螃蟹巨舟的右螯突然洞开门户,一位头戴三台冠、身着黑白二色羽衣的持剑道人,驾遁光滑落道自己近前,冷冰冰道一声“请了”,反手一挥,剑光一分为七,奇正兼攻。

    归无咎收拾心境变化,御使“小苒依依”迎了上去。

    他对四修合力为一、瞬间突破金丹境界界限,瓦解护岛法阵的手段极为在意。若是朴衣道人果真遣四人之一出手来斗,那却正中归无咎下怀。

    朴衣老者一语既出,归无咎已在暗暗盘算使用何等手段,能收奇兵之效,暴起而杀人,以求先断一臂。

    但未料此人另有部属相御,却教归无咎一番心计落空。两色剑光,一者为白,一者为青,在空中纠缠不休,激荡变化。

    这两位剑修之间的缠斗,虽极为险恶,但表面上却空灵不染,犹如两个湖边嬉戏的孩童不住地将石子投入湖中,激荡起波纹乱颤,沁人心神。

    只是时而有一剑溢出,落在山石草木之上,立遭催折,连一星半点半点也不曾留下,显示出杀机暗藏。

    片刻之后,忽有一声惨呼传来。

    原来是雨花水榭一名修士无意间为剑气扫荡,斩下一条臂膊。先前朴衣老者口中客气,允诺不会为难众人。但是那三十余人哪里敢轻信?一直如双腿灌铅般站立在原地,不敢挪动分毫。这时眼见性命之忧,这位断臂修士再也顾不得其他,一纵遁光,往自家洞府去了。

    朴衣老者果然守信,双目紧盯斗战的二人,未做丝毫表示。其他人得了示范,亦纷纷驾驭遁光返回。有两个手脚稍慢了半分,却被空中疾电剑光斩杀当场。

    二人又斗了一刻钟,那麻衣青年肃然道:“掌门真人言道,害了齐师弟等人的凶手,未必修为高绝,或许只是掌握了一道奇门邪术。今日视之,果不其然。”

    若他自己和这位“龙师弟”交手,六十息之内当可决定胜负。由此可见,归无咎的功行远在自己之下。

    朴衣老者摇头道:“未必如此简单。否则掌门真人为何遣我四人齐至呢?再看一看。”

    此时归无咎和那位龙姓道人已然斗了半个时辰之久。

    龙姓道人之功行,似乎是金丹四重境,但又似是而非,诡异难言。若说断了道途的金丹一重境修士丹气为“死气”,破了知止一关者丹气为“活气”,那么这一位看似活泼,实则沉寂,按理说无论战力功行,比同境界修士都要弱了一筹。

    归无咎在他上来的瞬间便摸清虚实,若要战胜此人,只是举手之劳。

    可是这一人虽有四重境修为,分明在来人中地位不高。杀之若不能一举突围,不但无用,反而暴露手段。归无咎一开始就打定了虚与委蛇的心思,以期对方错误判断自己的实力。

    但是一旦交手归无咎却有了意外收获。此人剑光虚中藏实,和归无咎的七道剑光相较,倒更像是七柄法剑显化神通。当中精义,神似于次一等的“空蕴念剑”。或许是此人习练这至高神通不成,反求其次。

    归无咎所修神通法门之中,以此术最为重要。当即真正起了试招的心思,和此人慢慢缠斗。

    足足半个时辰下来,归无咎已然试出,这一门剑术一次递出七剑,共有七般变化,总计是四十九路剑术。不仅如此,每一道剑术又有一道小神通辅佐,暗含阴阳五行七种属性。

    如果说“空蕴念剑”杀人于无形的至高裁决令人望而生畏,又不知其奥妙由来;那么眼下龙道人便是一个化空无为具象的范例,经此一役,归无咎对于“空蕴念剑”的领悟陡然深了一层。

    又斗了小半盏茶的时间,归无咎察觉出龙道人来来回回便是这四十九路剑术,当机立断,不再留手。

    归无咎一剑之中,暗藏的魔丹丹力陡然增加了二成。但是以他丹力运使之精微,无论是交手的龙道人,还是旁观的朴衣老者等四人,都丝毫觉察不出。

    两件纵横交错,遮拦抵挡,在龙道人面前数丈处砰然交接。

    但是这一回,龙道人竟身躯一颤,体内丹力突然便紊乱了一瞬。虽然其状不显,但之前势均力敌的局面分明被打破。

    归无咎怎会错过机会,一弹指,御使“小苒依依”本体,直刺而去。

    若在六载之前,归无咎虽能速胜龙道人之流,但非得使用暴起突袭的手段不可。但经历六载潜修,又有魔道真丹以为借鉴,归无咎的神通驾驭之法,已经达到了钝在利先、润物无声的地步。

    龙道人面对宝剑,正要闪身躲避,却瞬间惊觉在剑气临身之前,自己身体已经被一道道厚浊泥沙包裹,丝毫动弹不得。

    青虹一舞,龙道人身躯断成两截,掉落夕山岛上。

    朴衣老者四人同时皱起眉头。在他们看来,龙道人接了归无咎一击,似乎对方丹力强横大出预料,然后就在原地如痴如傻,眼睁睁地被归无咎一剑斩杀。

    黄面楚姓修士眉头一皱,拂袖道:“我去拿他。”

    朴衣老者连忙伸手止住,摇头道:“掌门真人吩咐,若是一举成擒就不必横生枝节。若是此僚有一战之力,那便充分引出其手段,勿要惧怕折损。毕竟,出阵之人和寻常的金丹三四重境者不可同日而语。三位师弟安心窥看此人手段便是,有甚心得,不可藏私。”

    听此一席话,黄面修士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然后“唔”了一声。

    朴衣老者见诸人均无异议,高声道:“杨师弟,简师弟二位请出阵。”

    话音未落,又有两只蟹爪打开门户,分别出来二人。这二人一般的方巾木履,手持长剑——说是剑,比之“小苒依依”几乎高了一半以上,拄剑立地,几乎能及到双肩处。

    这两人也不多话,一左一右朝着归无咎夹攻过来。

    归无咎本拟又遇到二位剑修,正自见猎心喜。岂料这二人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所持法宝虽形似长剑,但其中一人乃是金鞭、金锏法宝的路数,另一人更是驾驭神通的法仪之器,与剑术相形见远。

    归无咎无心与之多做纠缠。假意磨磨蹭蹭斗了一刻钟上下,蓦然空中又多出三个“归无咎”虚影,分立左右!

    虚身之法留了首尾不能再使,但和化身之术却全无关联。乘着二人惶惑犹豫的一瞬间,归无咎以真假之变相继将二人斩伤,又过了数合,一剑梟首取了性命。

    归无咎杀敌的整个过程,从始至终看起来极为“合理”,没有超过他一开始所展现的能力界限。

    这二人折了之后,朴衣老者毫无挫败之色,又遣四人下舟交战。

    此时归无咎也已经看出规律,这依次交手的七人虽然都是金丹三四重境者,但却更像是“死士”一流,不是星月门罪修,便是过了“知止”一关后运气极差、恰好未能进阶元婴的那一小部分人。

    从七人诡异的活中藏寂的气机来看,似乎是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半真半假的和四人一番交手,归无咎暗藏的谋算终于准备完毕。突然间,万千剑光一闪而逝,将四人逼退数十丈远;然后归无咎瞬间被一道金色牢笼紧紧包裹,这金色牢笼前行的方向,似乎被贴满了千百张各色符箓,瞬间便摆脱敌手,朝着那道如雾如云、困住夕山岛的阵法冲撞过去!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万法无咎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