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章 从良 我穿越了我自己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婠婠就这么在燕王王府住下了。

    在亲眼见到了那装在盒子里被弄好的头颅后,婠婠便更加的满意了。

    只要是身为阴癸派弟子,身为女儿身,那么对魔隐边不负她们可都是心怀怨恨而不敢怒而已。

    眼下。

    看着这锦盒里的头颅,婠婠非常的开心。

    为此,她还着重的向燕王杨倓做了一下请求,想要将这锦盒放在自己的身边,想要好好的看看欣赏一番。

    这个要求一出口,便让杨倓看着她婠婠如同看一个什么奇怪的人一般。

    这般爱好。

    只怕是一个变态。

    摇摇头后,感叹着的杨倓还是降这锦盒交给了婠婠保管,他不觉得对方会毁坏这个锦盒里的东西,否则的话婠婠只怕是交不了差,至于婠婠拿去干了什么,杨倓不想知道,他只要到时原物归来即可。

    对此,到是白清儿做了解释。

    一番言语解释下,杨倓这才发现边不负在阴癸派中的威名比之想象的还要大。

    在单美仙之后,门派里最受边不负在意关注的便是婠婠和她白清儿了。

    只不过比较起来,婠婠无疑受到的关注要更重。

    据白清儿形容,在门派里修炼武功的时候,那边不负偶尔都会站在一边用一种发亮的眼神静静的看着她们。

    可以这样说,婠婠和白清儿师姐妹是在老色魔边不负的一双眼睛下,将一个女童长成窈窕少女成长过程都收入了眼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边不负有一种在养成的举措。

    试想自己被这么一个老色魔一直从小盯到大,不管男女,那带来的影响确实很大。

    燕王杨倓猜的不错。

    “……”

    看着盒子里的脑袋,婠婠确实非常欣喜。

    当初在听到边不负死在燕王手下一枝独秀月倾池手上的时候,婠婠一个人还专门围绕自己房间里的柱子跳了一趟天魔舞用来庆祝。也不知是因为人来喜事精神爽的缘故,还是那柱子的原因,反正那天之后婠婠发现了自己的天魔功有了再度进展的迹象。

    或许,这般下去,再过不久她婠婠便达到了第十六层的境界了。

    就在婠婠一个人暗暗欣喜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闯入了她的耳畔,立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谁!!!

    回过头,婠婠便见到了那丑胖丑胖的小暄姑娘站在门口颇有一些进退不得的尴尬。

    “哦,原来是师妹。”

    见到是这个由闻采婷师叔收下的弟子,本身身为燕王殿下的侍女的小暄姑娘,婠婠缓了一口气,将盒子盖上,这才转过身,笑着问道:“只是不知道师妹你来师姐我这里想要做什么?”

    昵称小暄暄。

    无姓。

    燕王殿下收下的侍女。

    闻采婷师叔的弟子。

    这些身份集会在一起,更是被闻采婷师叔形容为百年来最为出色的弟子。

    婠婠便知道这是对她的挑战。

    虽然这个小暄看起来丑丑的,但婠婠绝对不会大意。

    而且在婠婠看来,这小暄说是成为了阴癸派弟子,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还是燕王王府中的人。

    这,燕王是要往圣门中派出自己的卧底吗?

    在之前见到小暄的那一刻,婠婠心中便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尤其是见到对方也如自己一般无二的赤着脚之后。

    “见过师姐。”

    师妃暄表现的很有礼貌,一如她曾经在慈航静斋中一样,对尊卑显得很注重。

    同样。

    在燕王府中,尊卑讲究更为明显。

    迎着婠婠那略显讥讽的目光,师妃暄不避不让,开口回答道:“小暄是应了殿下的吩咐,前来照顾婠婠师姐的生活的。”

    师妃暄心道顺便来学习的。

    噢?

    还真是监视吗?

    这个家伙,果真一直以来都不能小觑。

    尤其是在亲眼见识了江都一役之后,婠婠更是知道这燕王杨倓是一个心思深沉之人,眼下的她还摸不到燕王到底隐藏着多少的东西。一如那一出场便惊天动地,一枝独秀的月倾池。

    燕王杨倓手上最为锋利狠辣的武器。

    甚至,婠婠还颇为怀疑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个在江湖上有着扬州双煞称呼的臭小子是否也是经历了专门的安排。

    这是之前的怀疑。

    更是现在的怀疑。

    若是如此的话,那么那杨公宝藏之类的秘密就值得让人深思了。

    当然。

    眼下这些心思都只是在婠婠心里盘旋。

    而且婠婠不知道一点的是,在她见到闻采婷的时候,闻采婷并没有告诉她一个消息。

    那便是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正是月倾池的师侄。

    若是知道这一点,婠婠的心思会出现变化。

    可惜的是闻采婷已然是身心都被压服。

    现在的闻采婷虽然还是阴癸派的长老,但她算是白清儿的人了。

    白清儿抓住了机会。

    听到这里,婠婠的面色变得认真严肃起来。

    目光落在师妃暄的胖脸上,婠婠开口问道:“既然师妹你已经拜入了闻师叔门下,那么作为师姐的我就要向你问一个问题。”

    “师姐,请问。”

    “小师妹你到底是燕王府的人还是我圣门的弟子?”

    眼中寒光闪烁,婠婠是在压迫眼前这个女人,更是自主的施展起了天魔气场,想要在第一时间给这个女人带来心灵上的压迫,从而给她留下心灵上的破绽。不得不说,闻采婷传回去的那句对师妃暄的形容,已然让婠婠有了紧迫的心思。

    “……”

    面对婠婠的突然举动,师妃暄立即反应了过来。

    这阴癸派的传人着急了。

    但这让师妃暄更无语的是对方的此举证实了她师妃暄在阴癸派武学一道上的真正天赋。

    抬头。

    目光不避不让。

    师妃暄挺拔着身姿,哪怕是在面对这庞大恐怖的天魔气势,失去剑典对抗的她已经是满头的汗水,但师妃暄还是凭借着自己重新修来的阴癸派武功内力鼓起勇气来抵抗。

    因为不管是之前还是往后,都不允许她师妃暄向婠婠低头。

    好!

    有胆量!

    正要婠婠要加大力度的时候,却听一声略带讥讽的话出现在了耳畔。

    “哟!”

    “堂堂阴癸派传人欺负一个刚刚加入你们门派的新人,原来这便是魔门特色啊。”

    扭头。

    婠婠便见到独孤阀抱着剑靠着房门,笑眯眯的望着她。

    “人家只是让小师妹认识到世事险恶而已。”

    婠婠收回气势,乐呵呵的回道:“独孤小姐出身世家,自是不明白我们这些江湖人的苦难哩。”

    “可人家今天想知道。”

    独孤凤好不避让的回了一句挑衅之语。

    “那,”

    婠婠闻言一愣,随即面色冷了下来,看来她们之间的这一架忍到现在终于忍不下去了,正好她也要再试独孤剑威:“请!”

    “请!”独孤凤直接转身。

    师妃暄:“???”

    ……

    与此同时。

    房间。

    杨倓正在询问白清儿其他的事情。

    “你师叔闻采婷呢?”

    他很奇怪,在婠婠到来这里之后,竟然也不见闻采婷的踪迹,难道逃呢?不应该啊,要知道白清儿之前的话中,闻采婷算是成为了她的人,算是投诚了。

    “啊?!”

    “闻师叔啊……”

    白清儿两根食指互相的戳着,脸色很奇怪,既有三分不好意思,更有七分的莫名其妙。

    回答的话则是让燕王杨倓一头的雾水。

    “师叔她去瓦岗寨了,说是要保护寇仲!”

    说到这里,白清儿一脸的怪异,“师叔前段时间还经常念叨着什么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殿下啊,这寇仲到底是有啥魔力竟然让闻师叔从良啦?”

    “……”

    如此发展,让杨倓此刻彻底愣住了。

    这故事,好像不大对啊!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我穿越了我自己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