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另辟蹊径 重返1977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洪衍武的厕所出名了。

    就因为太好了,一传十十传百,影响力迅速扩大。

    很快超出了盆儿胡同和福儒里范围之外,成了整条“白纸坊东街”口口相传的新闻。

    而兹要体验过的人,几乎都被这样高级且人性化的厕所征服了。

    于是不局限于两条胡同内,越来越多的人,把这两处的厕所当成了首选的方便地点。

    特别是女人和为了“上大号”的人。

    只要时间允许,哪怕自己家离得远一点也要来这两处厕所解手。

    其实这样的追捧很正常,因为这可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啊。

    谁不愿意上干净,舒适的厕所啊?

    谁又愿意待在臭气熏天的地方找虐啊?

    哪怕是这时的人们,卫生习惯还难以与厕所设施配套。

    在新厕所仍旧会普遍发生烟头随处扔,随地吐痰,有人不冲水的现象。

    那这样的厕所也是堪称享受,比那些待着纯属受罪的地方强太多了。

    所以边大妈作为居委会负责人,算是真正露脸了。

    她被福儒里的老百姓当成了筹划此惠民之事的大功臣,天天上街都被人夸。

    老太太自然是容光焕发,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街道李主任也是相当高兴,尤为自得。

    因为年底写工作总结,他可是有拿得出手、实实在在的工作成绩了。

    受上级表彰是大概率的事儿。

    只是话说回来了,什么事儿终究是难尽善尽美。

    就因为这两处厕所档次太高了,与别处差距太大了,也由此产生了新的矛盾。

    比如说,白纸坊街道范围里其他居委会瞅着眼红啊。

    也纷纷来街道申请资金,要求照样改建厕所。

    可李主任手里哪儿有钱啊?

    他就不得不跟这些嘴皮子颇有功夫的老太太们去解释,费的吐沫多了去了。

    而清晨、傍晚属于人们如厕高峰时段。

    由于知道厕所好处的人越来越多,每天这两个时间段,两处新厕所都是几乎不歇气持续的排队等候。

    厕所保洁员的工作负担更是由此骤增。

    于是盆儿胡同和福儒里两条胡同的居民不满了,看厕所的两口子也有点不乐意了。

    边大妈和洪衍武一商量,只能根据新形势采取了新对策。

    那就是一边给盆儿胡同和福儒里的居民们颁发免费入厕证。

    另一边开始实行厕所收费制度,来控制人流。

    具体说来,就是盆儿胡同和福儒里的居民每户发两个带绳的免费票证。

    上厕所可以带在脖子上去,谁要是没有呢,那就得收费。

    金额是每人五分钱,用以贴补厕所保洁员的额外工作。

    这么一来行了。

    尽管不满的声音喧嚣一时,有人嫌带证上厕所太麻烦,有人想不通为什么上个厕所也要花钱。

    可如此,总算维持了厕所的良性运转,把人流降低了下来。

    而走到了这一步,洪家做善举不出风头,让功于居委会的好处,也同时显现出来了。

    否则,别看就收这么几分钱。

    绝对会有人怀疑洪家人别有用心,说他们盖厕所是为谋私利。

    同样是这个九月,洪家年青一代的境况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洪家孩子们在学业和事业上开始升级,几乎都由此步入了新的人生历程。

    就拿洪衍茹来说吧。

    这丫头大学四年上完,终于迎来了毕业分配的时刻。

    这也就意味着她要走上属于自己的职业道路,开始为社会创造财富了。

    那么作为班里二十六名学生里成绩最好,屡次拿奖,深获纺织部青睐的高材生。

    洪衍茹因此还享有一种其他同学比不了的特殊待遇。

    就是在学校分配的工作里,她可以优先做选择,任意挑自己想去的地方。

    当然,以她从小乖巧、听话的性情,这件事肯定是要先询问家人意见的。

    结果,恰恰是因为洪衍武给出的建议。

    她出乎所有老师、同学意料,竟然去了几乎没人愿意选择的京城童装三厂。

    而且一意孤行,任谁劝都不愿意改变主意。

    这既让关心她的人感到可惜,也让嫉妒她的人意外欣喜。

    可事实上又怎么样呢?

    只有洪家人才知道,这个冷门儿的去处对于洪衍茹来说,才是真正从方方面面都有利于她发展的地方。

    敢情不同于大多数人的看法。

    洪衍武可不认为工资多、福利好、能分房、单位级别高,就是好工作。

    因为洪家压根不缺这些东西。

    而以洪衍茹的才华和条件,注定今后会创办经营属于她自己的服装品牌。

    所以洪衍武考虑更多的,是如今服装行业限制太多的问题。

    尤其是国营单位出品的服装,无论男女,仍旧很大程度上受着政治性影响。

    因此在设计上都有较为死板的硬性要求。

    比如裙子不许短过膝盖,比如不许裸背,比如袖长多少,裤长多少,那太多了。

    如果在这样的单位待长了,一定会把洪衍茹的想象力和才华毁掉的。

    但无奈的是,洪衍茹又必须走这一步。

    因为只有进入国家单位才能拿到学位证书。

    这样一来,洪衍武经过仔细斟酌,最后就找到了一个可以钻的空子。

    他认为妹妹大可以先去设计童装。

    他说什么服装都有限制,唯独童装设计没约束,大可以随意发挥妹妹的想象力。

    于此同时,他也会通过自己的资源和职务之便。

    为妹妹继续安排成人时装、乃至工作服的设计机会。

    比如红叶、培斯他们拍的电影,就能采用她设计的服装。

    而“北极熊服务公司”也不断在发展,今后自然少不了各色的工作服。

    这样一来,不但不会限制妹妹的设计范围,反而为她提供了更多元化的选择。

    不得不说,世上没有最好的选择,只有最适合自己的选择啊。

    像洪衍武这番另辟蹊径的建议说完。

    洪衍茹什么犹豫都没了,欣然从命。

    而洪家其他人听了也都是肯定性的点头。

    王蕴琳笑着还说呢,“小茹你是该谢。也就是亲哥哥,才会替你想到这一步。”

    结果吧,这一句反而弄得洪衍武心虚了。

    硬生生把后面想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不为别的,敢情原本他还想顺带提一句,他手里还有“鲁西西”和“皮皮鲁”的事儿呢。

    想说假如妹妹什么满意的设计,单位要不采用。

    大可以交给他,让他发展自己的品牌,也免得埋没,浪费了设计。

    可有了妈妈这句话,他当然就不能这么说了。

    真说出来这事儿就变味儿了,好像他存了私心,实际上为自己打算似的。

    那多有损人品和形象啊,该给老大留话柄了。

    要不说做人难呢,做男人更难,做有一个本事的男人尤其难上加难啊。

    哎呀,他还是只能偷偷摸摸捶着床,自己夸自己几句“英明神武”。

    真他妈痛苦……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重返1977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