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凯旋而归 乾渊战世录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宁国王宫的后花园之内,因为正值春末夏初,所以温度逐渐回暖,看那占地一顷有余的花圃,此刻正是百花争艳,璀璨烂漫之时,宫中仆役路过王宫后花园时,无不伸长鼻子仔细地嗅上那么两口,少顷,尽皆满颜欢笑,心里像是塞了蜜一般。

    在王宫后花园的一处亭榭旁,宁王应亥躺在一个由雪白丝绳织就的吊床之上,他的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呼噜声,显然睡得极香,晌午的阳光照在宁王应亥的脸上,将他那一张威武肃穆的脸庞映成了金黄色,宛若镀了一层薄薄的金箔,又富贵又威严。

    吊床边,两个长相标志的宫女儿正恭谨地候于一旁,其中一人用纤手抓住吊床的挂绳,轻轻地摇摆着,吊床则随着这慢悠悠、不急不缓的节奏左右晃荡着,这幅度刚刚好,既不会让宁王应亥觉得颠,也不会让他猝然惊醒伤了神。

    至于另外一位侍女儿,她的手中则擎着一把有一人多高的日月扇,侍女儿凝息肃立,将手中的扇子缓缓地鼓荡着,一阵又一阵的凉风徐徐地拂过宁王应亥的身体,不仅驱了虫儿,也凉了宁王应亥身心的燥热。

    芳香馥郁的花圃边,大太监赵全寐着双目,两只手揣进了宽大的袖口中,他一动不动,好似石塑一般杵在那里,他的官袍上一只蝴蝶正静静地立在那儿,两只翅膀一上一下的扇动着,如果不是能听见他微弱而不可查的呼吸声,任谁见了,也不会相信他是一个活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整个花圃内,除了宁王应亥的打呼声,吊床摇晃时的吱呀声,日月扇上下鼓动时的呼呼声,以及大太监赵全时隐时现的鼻息声,再无一丁点儿的其他声响。

    寂寥的花圃之中开着寂寥的花,寂寥盛开的花旁悬着寂寥的吊床,寂寥的吊床之上睡着寂寥的寡人,寂寥的寡人身边则站着三个寂寥的侍人,无处不是寂寥,无处不是寂寞,巍巍峨峨的宫墙内储满了孤独的情思。

    似是上天不忍遗弃这个孤独寂寥的宫闱,他派来了一个使者,一个满头大汗的传讯兵,看这样子,传讯兵应该策马跑了老远的路程,甚至他的军服上依旧裹着一层灰蒙蒙的尘埃,从他粗重的喘息声上来看,他有不得不禀报的要事。

    传讯兵见宁王应亥正是熟睡之时,尽管心里急得慌,却也不敢出声惊扰宁王应亥的美梦,他亦步亦趋的行至跟前,在离吊床还有五步远的距离时,他俯身叩于地上,将头差点就埋进了地里,而他的屁股则撅得老高,似要顶上了天。

    少时,大太监赵全缓缓地睁开了双目,一刹那间他的双眸中似有电光闪过,电光正正好射在了传讯兵的身上,让传讯兵倏地打了一个冷战,后背上的甲衣内突突冒出了一批冷汗,着实寒气逼人。

    斜睨了传讯兵一眼,赵全尖着嗓子轻声问道:“你此来何事啊?”

    传讯兵抬起头恭敬道:“回禀大人,小人有江东急奏禀报。”

    赵全盯着传讯兵想了会儿,又抬眼看了一下正在呼呼大睡的宁王应亥,他思忖良久,轻挪步子走近吊床边上,挥手遣退了两位侍女儿,他轻轻呼唤道:“大王……大王……”

    宁王应亥睡梦之中似听得有人在轻声呼唤,由于睡得正熟,他脑中不信,遂将浓眉一皱,又翻了个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着,然而这声声呼唤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就像一支火把被置于黑暗中一般,瞬间点亮了宁王应亥的脑海和心神。

    宁王应亥腾地从吊床上坐起,揉了揉惺忪的双眸,好半晌才醒过神来,抬眼一望,他发现赵全正憨笑着立于自己的身前,于是疑惑道:“赵全,有何事啊?”

    赵全伏身跪下,禀道:“回禀大王,江东那边传来消息了。”

    “哦”,尽管已从何火火发给自己的讯鸽上知悉了战争的结果,但具体的细节以讯鸽夹带的那张小纸片还是不能够具述的,所以宁王应亥将目光一转,扫向了那个把屁股撅得老高的传讯兵,问道:“你是从江东来的吧?”

    “回大王话,小人正是奉何火火大帅的军令前来汇报战况的”,传讯兵答道。

    “嗯”,宁王应亥点了点头,“你就把具体情况详述一遍吧。”

    传讯兵领命,遂将宁吴双方如何僵持,五号营如何火烧白水,又如何机缘巧合地再劫吴军粮草,以及何火火如何收缩阵线,又如何口袋阵圈敌逼敌强涉元江的事细细叙述了一遍,说到亢奋处,传讯兵挥舞拳头抡了起来,幸亏应亥心情大好,不然非得治他个不敬之罪。

    先前宁王应亥收到捷报时,情绪是相当之激动,又是擂案,又是锤几,更有甚者,仰天大嚎三声,又大哭三声,喜极而泣,诸朝臣受到应亥的感染,尽皆以袖抹泪,又哭又笑,当日的朝堂之上可谓是百味陈杂啊!

    虽然已经过去数日,但此时听到传讯兵将战事经过娓娓道来,应亥的心中又免不了一阵热血贲张,恨不得亲自披挂上阵,一刀斩下左克旋的头颅来。

    少顷,应亥回过味来,转而问道:“大军何时归来?”

    传讯兵再叩首道:“回禀吾王,大军明日未时抵达祁盛城。”

    “好,到时寡人亲领文武百官郊迎凯旋之师!”

    翌日,未时,祁盛城西门外,宁王应亥率领众文武百官站于驰道中间,以宁王应亥打头,其他文臣武将分左右两侧分别站于应亥身后,望着驰道的尽头,众人皆翘首以盼得胜之师的归来。

    不久,驰道的尽头升腾起一片遮天蔽日的尘头,隐隐约约的众人都听见了马蹄的得得声、战车的辚辚声以及士兵们沉稳的重踏声,紧接着旌旗飘飘而来,旗子上书大大的“宁”字,而中间最大的一面旗上则书着何火火的“何”字,那里便是帅旗所在了。

    胜利之师队伍绵长,蜿蜒间竟达十几里之远,这还是可以看见的,那些目光所不能及之处,隐藏着更多的兵士,尽皆身着银色鳞甲,眩得人眼入目之处全是白银银一片,当真是威威乎壮哉!

    站在战车上的何火火大老远地望见宁王应亥正于驰道之中等候,赶忙指使驭吏策马急迎而去,顺便还叫上了身旁的御一起,两人一个驾着战车,一个骑着火烈马,将身后的队伍甩得远远的,抢先一步奔至了宁王应亥身前十五步远的地方。

    二人一下战车,一下骏马,看见宁王应亥笑面迎来,尽皆俯首叩于地上,齐声道:“微臣参见大王!”

    “两位爱卿平身”,宁王应亥伸出双手分别扶起了何火火和御,应亥看着二人蒙尘的脸庞,衷心赞道:“我大宁国有二位如此英才,何愁不振?两位爱卿一路舟车劳顿,着实辛苦了,寡人这就迎你们进城,为你们接风洗尘!”

    “谢大王!”何火火和御又行了一个大礼。

    宁王应亥分别牵起二人的手,不容分说地拉住他们二人,徐徐穿过众臣子间的通道,打前儿一步率先登上王辇朝城内去了……

    (春节期间一来诸事繁多,二来每到这个时候人就会产生一种惰性,所以更新不稳定,再者因为是新手,因此还有许多要向他人学习之处,故而前一阵子看了钱钟书的《围城》,感触颇深,那语言功底,啧啧……最近这一阵子呢,又在看《鬼谷子的局》,同样是获益良多,可以说我每天都在进步啊!甚至还翻阅了《金瓶梅》这部奇书……除夕夜喝了七八两酒,头晕乎乎的,本来准备直接上床睡觉的,可好友C哥催更投来关注,我想了想还是动笔了,就当是向看这部书的朋友道声:“除夕快乐!”)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乾渊战世录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