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炼师强者 炼破双绝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时众人原本一片寂静,阿飞这么一说,众是群人无不哈哈大笑。岳仪满脸尽是一阵气愤,恨眼向阿飞怒视,转眼看到林冲,见他似笑非笑,心道:“好你这臭小子,那是被你跑掉了,这次我定让吃本小姐的苦头。”

    转头怒视那胖子,取出长鞭旋天一甩,火花四溅,向那胖子甩去,那胖子双手一抓,抓到了长鞭,可鞭尾转弯甩中了那胖子的后背,后衣变甩出一对长疤。

    那胖子大怒,紧握长鞭,用力一扯,长鞭就往那胖子而去,岳仪一个不留神,长鞭离手,岳仪大怒,急去,那一刻闪身抓住鞭头,可惜那胖子用力过猛,岳仪整个人都被脱走。

    岳仪急用炼之力灌入,两人拼起了内力。岳仪感觉到那胖子内力过强,自已有所不及,猛然想到一招借力打力的打法。于是放掉手中的长鞭,那胖子没想到她突然放手,一个贯力,使自已不断后退,笨拙的身体就像一只大熊。

    只见这时岳仪已站在胖子面前,可是岳仪已经动手,只见一阵浮光击中胖子的脸,那胖子自身一个跌倒在台下一醒人事了。空然一把长鞭挡击那胖,将他衣服全都打烂了,而且睡昏中吐出了鲜血,这台下众人一阵浮然惊骇。

    在岳仪击败胖子后,见到岳仪亲自出场,人人都喜心浮浮,接着上来有八个人,可不经打,都被她打倒在地上,那岳仪尽是越打越狠心,越打越出力,台下之人都被她给打怕了。有人道:“岳家的大小姐果然名不虚传,两个字‘狠辣’。”

    岳仪指着台下的众人,冷笑看有意无意看道林冲,道:“全都是废物,全都不经打,男人个个都是没用的东西。”台下众男子都是一阵浮怒,骂道:“真是欺不人,敢瞧不起咱们男人。”有一就道:“那你去教训他吧。”

    那人道:“我才不,如果打胜了我就得娶她我才不要,这个女人娶回家是要我的命,这样的河东妇不要也罢。”岳仪冷笑道:“到底有没有人敢上来,我数三声,如果没有的话我的这比武亲就结完啦。”

    于是只听她叫道:“一,二……”就当她叫第三的时候,有人喝道:“等一下,姑苏公子前来比武。”只见远处来了一个轿子后边还有一群人。众人才知这群人是姑苏的人。

    林冲一见到那人,正是那一夜被他的劈立拳击中的白衫男子,心中好奇:“没想到中了我一拳居然还没事,那么如果岳家的人要与他联婚的话,那这疯丫头岂不是中了他的奸计,奇怪为什么慕容刻也勾结上了姑苏的人,恐怕有什么大阴谋吧,且看他如何动手。”

    只听姑苏长秋笑道:“岳小姐,我姑苏长秋也想来比试比试,这时岳阳长老道;“好好,很好,姑苏家来得正好。”岳仪哼声道:“看你还是书呆子一个,不知武功如何,可不要跪在里求饶啊。”

    姑苏长秋笑道:“我可不会像那些废物一样不经打的。”说着看向台下的人,岳仪道:“费话少说,看招。”长鞭甩向姑苏长秋,姑苏长秋闪身躲开,又来几鞭只像是他在跳舞,姑苏长秋猛手探空双指夹于鞭尾,岳仪猛运力长鞭猛火四几,姑苏长秋一声喝,灌入炼之力但见如水般的流力与猛火在长鞭上互相击挡。

    突然长鞭经不住断开了,两人各退一步,姑苏长秋脸上阴笑,岳仪取出一把长剑往上一抛,一剑化九,纷纷射向姑苏长秋,但见他运起短刃,飞天一送,蓝光一化也为九刃,长剑与短刃空中激打,但见得乒乒乓乓,火花飞溅,最后长剑断为两截,短刃去了一角,各自都要掉了下来。

    岳仪一怒闪身来到姑苏长秋身边,双掌齐出,寒冰真气腾腾下沉,对准对方胸口,猛力合击,砰,姑苏长秋双掌也齐出,瞬时蓝光与银光融合,一时片刻,但见岳仪脸红光通芒头顶冒出白烟。

    而姑苏长秋只有一条又细又长的白烟罢了,显然两人谁的炼之力更高自然一见分晓,主席台上的中年男子点头道:“没想到一个二流家族出了一个杰出的人才,岳仪能嫁给他倒也不降低她的身份。”

    就在这时姑苏长秋猛力全倾,一声喝:“退下。”但见岳仪整个人被击飞,已出了台界,掉了下来,正好被一男子接住,岳仪一阵羞怒道:“快放我下来,谁叫你敢占本小姐便宜。”刷的一掌打中那男子的脸,这时下边有人骂道:“他奶奶的咱大哥好心接住你,没想到你这疯丫头居然恩将仇报。”

    但见岳仪哼声看着那男子,突然仰天一倾,整个身体掉了下来。正是背面着地,平沙落雁,屁股往下一跌,但听得一声惨叫和一声叫骂:“唉约,我的腰,臭小了,谁叫你突然放手,看我起来不杀了你。”

    站了起来,却是扭扭挪挪,骂道:“还不来扶我走。”瞬间来了几个下人将她扶上主席台,这时主席台上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

    这人正是岳仪的父亲岳剑客,他缓缓的道:“嗯,姑苏公子,如今小女已经输给了你,这门姻事就这么定了吧,你看怎么样。”姑苏长秋笑道:“岳楼主,长秋没有意见,就这么定了吧,望两家能够和好,共赴同难,以今往后岳家的事就是我们姑苏家的事了。”

    岳剑客满意的点头。可是这时有人道:“岳楼主,你不能与姑苏的人联姻,否则吃苦的是你们岳家。”姑苏长秋脸色一变,阴沉眯缝着眼,岳剑客惊道:“为什么不能,这位兄弟何出此言。”

    那人道:“因为姑苏家想趁和你们岳家联姻,将你女儿骗做人质。”此言一出全场无不惊哗失色,姑苏长秋怒道:“胡说,简直是一派胡言,你想要让我下台,说一声不就行了,为何偏偏要编出这等谎言来,陷害我,你到底意欲何为,我看你是想要娶岳家大小姐吧,那么就得用真本事来打倒我,不要以为这些胡说八道就让我姑苏家陷于何地,你到底是谁我姑苏家与你有何仇恨。”

    岳剑客心一惊呼忙道:“这位小兄弟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啊,如果你想娶小女的话,就先将姑苏公子打败了再说,否则我们很难信服你啊。”那人正是林冲,只是林冲想不说又觉得心中不好受,所以就现在说出来了,他心道:“管他奶奶的,我既已说出来,信不信由你们,要我娶这疯丫头,我去死还好。”

    想到此微微笑道:“阿飞,熊战,我们走吧。”转身就离开,这时却被一个白衫男子拦住了,道:“想走没门,陷害我姑苏家的名誉,就想了事,不留下点什么,说得过去吗。”

    来人正是姑苏长秋,他心想:“原来那夜前来偷听我们说话的人,原来是他,此人今日不除难消我心头之恨。”

    随即一掌劈臂横空,林冲一拳挡住,哗,风烟四起,两人一刻间变换数招,林冲出腿攻下姑苏长秋下盘,姑苏长秋退开,双手却做化攻式,喝道:“鹰击长空。”整个人瞬间跳起三丈高,大头白鹰向林冲啄去。

    林冲两腿化一字马,双掌展开,大呼“玲珑圈”一个个金环牢住白头鹰,长长的悲鸣,双翼被串得紧,若膨若缩,呼天爆炸,两人各自退开,众人四散,接着劲风能量未退姑苏长秋一变黑拳,直击林冲百会穴,林冲也是一拳,但见金光辉日,两拳相挡,一个黑一个金,激荡得把地而震出了一道深勾,显然两人比拼炼之力。

    林冲大喝:“天地元素,借我之用,万法归宗,不离其术。”

    啊……灌力全倾,但见对方姑苏长秋在那天中了林冲一拳未全俱之时,现在又对敌林冲,显然这时面对林冲排山倒海的力量给击飞口吐鲜血不止晕过去。突然一黑影将他给抱住,怒道:“臭小子,敢伤我姑苏家的人,你找死不成。”

    林冲感到此人实力非常恐怖,自己万万不是对手,棒老心道:“炼师强者,不好我马上开启鉴盾术。”林冲心道:“好。”铛,雷霆之掌,金光盾瞬间破裂,林冲在毒未全俱之时受此重击,仰天吐血,那人见他一掌未能了结感到惊讶。

    他这一掌有一成功力,一成功力就是他都可以轻轻松松的重伤一个炼灵之人,何况这小子只是炼者而已,自己居然以炼师境地打炼者居然还没有一掌毙命,当真羞死人,一浮怒又是猛一掌击去,阿飞与熊战齐运起毕生力量护住林冲,骂道:“老贼不许杀掩大哥,否则柳家庄定要血洗你们姑苏全家。”

    只是这一掌比之前一掌更加强大,狂风惊天呼地,世间如同大难,众人无不惊骇,恐怕这一掌下去林冲便要粉身碎骨,这时眼见敌掌将致,死灭俱毁,突然另一股力量将他们护住,那一掌击中结界,前者有一个穿梭在林冲等人面前随来一推,立马转化对方强大的掌力向天边。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炼破双绝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