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爱就爱了,干脆利落 齐木楠雄的忧郁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櫅楠雄看着这好像三姐妹吵架又和好的戏码,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感觉他在这里就是个多余的人啊。

    她们三位今天能在这里解开心结,櫅楠雄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出什么力,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自然而成罢了。珊娜对夏侯两姐妹的感情是真挚的,而夏侯竹也拥有独特的魅力,让四周的人不知不觉被她吸引,聚拢在她身旁……夏侯竹,金鳞绝非池中物,她会展翅高飞,飞出让人无比期待的高度。

    上午夏侯财团的正式继承仪式正常召开,或许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无法想象竟然有公司在大年初一一大早还开工,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会议。夏侯财团各路负责人和大股东全数到齐,有些人甚至脸上还带着淤青和红肿,这部分人看起来畏畏缩缩,连和夏侯竹对上眼都不敢。

    轻易不出手,一出手便是雷霆咆哮……这群人估计是不会再出乱子了。

    櫅楠雄彻夜没睡,但依然陪着夏侯竹出现在会议室中,全程打呵欠地参与这对于整个世界来说都是历史性的一刻……他也终于穿上了统一的黑衣制服,混杂在田诏身后。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田诏气势器宇轩昂,往那一站,身后一字排开一群黑衣保镖,怎么看都是对方战力的主心骨。实则田诏的站位是以櫅楠雄为主体,把櫅楠雄的身影掩盖,蓄势待发等候櫅楠雄发号施令。

    搞那么紧张搞毛线啊……櫅楠雄本来还以为能睡一个小时,结果田诏出去揍了人回来后马上就缠住他要开一个作战会议,应对等会签约时可能发生的各种问题……那些人打都被你们打了,黑底也被你们起出来当小辫子了,还有谁敢跳起来喊“我是反贼”啊……放心打个盹就行了。

    “恭喜夏侯大姐头正式继承董事长之位!我等必定全力以赴,让夏侯集团越做越好!”

    唰的一声,巨长的会议长桌上所有股东和负责人都站了起来,朝会议长桌顶端的夏侯竹深深鞠了一躬。

    櫅楠雄微微看向夏侯竹,她鼻子有些红,眼眶也有些红,双手在桌子底下激动得有些颤抖……她终于以一己之力撑到了今天,有能力让她父亲那停顿了许久的梦想,可以再度扬帆起航。

    ………………

    櫅楠雄站在夏侯家别墅的天台,夕阳的一半在湖畔之下,和平静如镜的湖面印照出来的另一半倒影形成一个奇特的整圆。

    这个冬天的气温不算太冷,或许是寒潮还没光顾吧,櫅楠雄享受着爽凉的微风,双手趴在天台的护栏上,欣赏“竹梅双清”的美丽风景。

    一个静悄无声的身影从后面慢慢接近,对方没有特别隐藏自己的声响,步伐轻巧是本来的习惯。而且反倒因为步子的慌乱,比平时更容易被发现。

    櫅楠雄回头瞥了一眼,表示自己已经知道她来了。

    耿千云一头长发披肩,被她撩拨在肩后,随风飞扬。英姿飒爽的五官此时英气略减,一丝嫣红爬上了她那白稚如雪的脸蛋,双眼只敢看着前方落半的夕阳,不敢与櫅楠雄对视。

    她默默走到櫅楠雄旁边的护栏,双手搭在上面,晚霞落在她的脸上印托了出尘的美感:“新年快乐!还有,昨晚的事情,谢谢你,楠雄。”

    嗯,不谢……既然已经变成了工作,那是分内事。不过以后他暴露了自己的超能力,或许以后会……

    “我会好好约束夏侯梅和田诏,为你的事情保密的。我知道你平时总是故意使自己看起来比较低调,实际上只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超能力……我不会用任何理由,请求你使用超能力帮助我的,所以请放心。”

    櫅楠雄回过头……他刚才在担心什么啊。其实他早该料到,夏侯竹其实就是这么一个独立又坚强的人,怎么可能会以此要挟自己呢。

    “不过,看到你竟然有超能力,我很吃惊啊。”

    当我发现我有超能力的时候我也很吃惊。

    夏侯竹说着说着,忽然顿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还想特别和你说,我喜……”

    【这就是我不愿意透露超能力的原因,普通人对于超越其认知的、全知全能的东西,本能地产生向往……】

    “我喜欢你。”夏侯竹伸手抓住櫅楠雄的衣领,将他拉到自己近前,两人脸庞之间的距离剩下不到五公分,夏侯竹羞涩的神色和眉宇准确地传达到对方眼中,“你不是有读心术吗?在知道你有超能力之前,你不是应该已经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吗!你难道觉得我是因为你有超能力才喜欢你?”

    櫅楠雄撇开眼睛无话可说……当然不是,不是就不是,那么激动做啥。

    “我不管你会怎么想,我不喜欢拖泥带水,也不希望以后再来后悔,爱就爱了,干脆利落!”

    夏侯竹看到櫅楠雄逃避的眼神没有生气,轻轻放开他的衣领,装作不在意地拍了拍手,动手把手上的手链拆了下来。这样做的时候,夏侯竹感觉自己不是在脱手链,而是在脱光自己的衣服……不,比脱光衣服还要害羞!

    {嘤嘤嘤……}

    櫅楠雄首先听到的便是一阵让人心烦意乱的嘤嘤声,吓得他下意识以为赵英哲突然空降在这里!

    {喜欢了就喜欢了,我能怎么办?我喜欢的又不是你的超能力,我喜欢的是你看似冷酷底下的温柔、喜欢你总能明白我心底艰苦难受的软弱……你知道吗,在昨晚遇袭的时候,我以为会是生离死别了,我在那个时刻看清楚了自己心中最真挚的情感。那时我就决定,如果未来还有机会,我会无视任何的害羞说出自己的感觉,绝对不能让自己后悔。}

    櫅楠雄忽然脸上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红晕。

    他忽然淡淡地笑了,是啊,就连恋爱都干脆利落……他不正是因为这样,才这么关注这个女孩子吗。

    他脑海中不断回忆起从注意到那双缠满绷带的手开始,到现在以来,每一个画面中的夏侯竹……他这才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把她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在记忆之中。

    {你是笑了吗?笑了对不对!你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哦!}

    {这家伙太犯规了,能读别人的内心,我却一点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那他不就每天都可以听到我表白了吗!好羞人啊……这不就我反过来变成抖M了吗……}

    啧,好烦啊这家伙!櫅楠雄看向那倩影微微向自己前倾的少女姿态,脸上笑容如鲜花绽放在寒冬中……她的笑容才犯规呢!

    怎么感觉她知道自己能读心之后,反倒变成她恶作剧的一个方式……

    【走了,今晚不是说吃烤肉吗。】

    櫅楠雄扭头走向楼梯,有种示弱逃跑似得感觉,让夏侯竹更得意,默默跟在他身后往外走去。

    {喂喂,过几天我们去欧洲旅游,机票都买好了,你不会不去吧!}

    【你机票都买好了,而且我合约没有到期,能不去吗。】

    {真的能沟通啊!这种无声胜有声的沟通方式好奇怪哦!}

    不要拿别人的超能力玩啊混蛋!

    {我们可以一起逛遍欧洲,尝遍欧洲各国的特色甜品哦!}

    【嗯,明天就启程吗?】

    {不要一听到甜品就兴奋啊,这样我会妒忌的啊!}

    和甜品吃醋搞毛线啊!该不会还要问“甜品重要还是我重要”这样的鬼问题?

    当然是甜品啊!

    {啊啊!差点忘了!}夏侯竹突然往后跑去,櫅楠雄微微侧头看去,夏侯竹在护栏上取回自己的手链,珍惜地戴回手上,“这是楠雄送的。”

    那抹夕阳下的忘我笑容,櫅楠雄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

    “二小姐,大小姐真的是去告白吗?”三楼的客厅中,田诏一脸焦虑地在落地窗前来回走动,“哎呀哎呀,夏侯大哥,不知道您在天之灵有没有看到这一幕,大小姐终于长大来的啊!要恋爱了啊!!!怎么办啊,我很感动啊!好想到你坟前和你共酌一杯,好好地大哭一场啊!”

    “吵死了!你想让少女的秘密街知巷闻吗!”珊娜走过去就是一脚,高跟鞋狠狠嵌入田诏腰间的肌肉中,“乖乖坐下,闭上你的嘴!”

    “痛死了,你个疯女人!”田诏捂着腰趴倒在地上,脸还是挂着不甘的神情看向窗外,好似在这里探望就能看到天台的情况似得,“我很担心啊!万一那个楠雄拒绝了怎么办!老子恐怕打不赢他,想教训他也办不到啊!”

    “姐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想法,无关回应。”夏侯梅冷若冰霜的精致脸蛋也对向窗外,忽然嘴角微扬,“不必担心他们,竹姐可是櫅楠雄第一位主动告知自己秘密的人……世上独一无二。”

    “跑,那能代表什么吗?”田诏疑问道。

    “谁知道呢……你还是别问了,你笨……去烤肉吧。”

    “是,二小姐!吃完烤肉我再去哭坟吧!”

    “大新年的你哭什么坟啊!神经病!”珊娜翻了个白眼,回头继续帮夏侯梅把乱糟糟的头发梳理好。

    新一年的第一天,感觉所有人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本书完-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齐木楠雄的忧郁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