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灵物暗姬 零掌控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切全被慕容轩收入眼中,对于佣兵的离奇死亡他也是不解,而当穆松把石棺盖掀开的时候,他感觉似要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一般,安静片刻后的叽叽声无疑更让其内心生出慌乱之意,但是却只见其音,不见其形。

    就在众人凝神期间,石棺内突然一阵烟雾升起,待得烟雾退却一个满头乌黑长发的头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实际性的恐惧之意,当所有人视线与长发头颅对视时,心中的那份恐惧感让人更加不安,长发头颅上眼眸睁开,完全通红的瞳孔如地狱的火焰一般,似乎想把人的灵魂灼烧干净。

    在通红的瞳孔注视下,一下实力稍低之人,皆是心背同冒冷汗,直立的双脚止不住的抖动。

    看到长发头颅的出现,穆松眼中贪婪之意表露无遗,口中阴邪道“果然是真的,恐惧之灵暗姬”

    “恐惧之灵暗姬?为什么不是兽灵”听着穆松口中发出的贪婪之意,慕容轩好奇的想到,他不明白这暗姬为何物,只知道穆松的目的好像和幻兽师有关,但是这恐惧之灵怎么看都不像兽类的一种吧。

    只是他阅历不足并不知道灵力大陆更多玄幻奇异之事,灵力大陆除了拥有生命的人类和兽类意外,还诞生出来许多奇异的种族生物,一开始或许它们并无生灵,但是当它们受大自然长时间的灵力洗礼,渐渐的自身变具有了积蓄的能力,和人,兽的修炼差不多,都是一个聚合灵力的过程。而灵本为人,兽的生之本性。此时积蓄了庞大灵力的它们就诞生出了灵智,成为超脱人,兽意外修炼的存在。

    它们的本体可以很广泛,一棵树,一株草,一块石头又或者是一片云。总之,凡是灵力大陆上的所有一切,都有可能聚合灵力成为特殊的存在,只不过它们是异于人,与兽的第三方存在。

    只不过由于这种生灵特别稀少,以至于很多人对此并不知道,而这些消息则多数掌握在那些顶级强者手里,流露出现的是少之又少,而穆松也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打听到的消息,不然也不会冒险闯到这里。

    关于这种生灵,穆松了解的并不太多,只是隐约听人说过,他们都具备很雄厚的灵力,并且天赋也是惊人。如果要以人类修炼等级来区分,那么它们一形成灵智,便具备有脱凡阶层的能力,而且它们吸收灵力的速度远比人和兽快的多。

    而他们依形成灵智之地的环境和时间,也决定了自身灵力天赋的强与弱。当中不乏一些年岁久更的生灵,能堪比传说中兽类的存在。

    所有灵力修炼者,把它们称为‘灵物’或者说‘物灵’前者为拥有完整修炼之躯的第三种存在,后则为可供幻兽师幻化的灵体。

    同样的,物灵与兽灵一样,只要他们愿意,便能褪去亡者之躯,成为幻兽师的幻化之兽。只不过现实中并没有一种生物能伟大到这种地步,愿意将自己的兽灵贡献出来,所以大多数幻兽师的兽灵都是强取之物,灵内包含了种种不甘和怨念。

    作为幻兽师本身,目送自然明白眼前的物灵的贵重,这已经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若是他想,随便用眼前的物灵换几本地阶灵技或者始阶灵器的话,那可是会有很多人乐于与其交换,而作为修炼者而言,地阶灵技和始终灵技却无一不是贵重之物,有些人穷极一生,也未能拥有一本,一来是因为道阶以上的灵技本来就稀少,而作为顶级灵技和灵器,已然超脱了几大部分人的能力之外,要么靠极其好运所得,要么是庞大势力遗留,总之随便出现一样都能惊起灵力界的巨大大浪,可想而知这种物灵的贵重程度。

    这般比喻也不是就此贬低了灵技灵器的价值,毕竟这是全大陆都所需求的,而灵技每一等级可以分为高,中,低,三个品质,由低到高为凡,人,道,地,天。灵器的划分依是如此,由低到高却略有不同,为凡,灵,道,始,仙。关于是否有更高级的或许无人知晓,因为地,始阶已经为顶级之物,而天,仙阶却一直未曾出现。

    论价值,眼前的物灵已经是不可仰视的存在,论适用性,那一存在便具有的脱凡灵力已可以归属为大陆上的强者之列。

    作为幻兽师本身好处而言,这种机遇一生都难以遇见一次,所以穆松心中到底有多么的震撼就不问便知了。那双充血的双眼,完全是由贪婪刺激而红,他明白若能将这道物灵收入囊中幻化,那么自己不但可以突破道层,更能获得它的能力,暗之能力-恐惧。这种能力是兽灵所不具备的,有关自然之力的一种,它能利用人类心底的黑暗面,造成恐惧的假象,借此由内突破精神防御。

    虽然贪婪之意无限的在穆松心中放大,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不小心一点也会折陨在这道物灵之下。灵物虽然没有了灵身导致实力大降,但他那完整时的脱凡实力可是毋庸置疑的。

    被找来的佣兵瞧见物灵出现,顿时惊吓得一哄而散,冷眼看着逃跑的佣兵,穆松手掌卷曲,地面之上突然出现一只庞大的手掌,将逃散的佣兵尽数抓住,他可不会将这等重要消息走漏,一向多疑,狠辣的他知道,如果消息走漏,自己将会遇见怎样的危险,所以为了保全自己,他也会将所有人斩杀于此。

    而被擒之人只能是哀声惨叫,惶恐会死在此地。

    这一幕同样被躲在暗处的慕容轩发现,当视线瞧见被拿捏走掌中的贾鸣时,面色不由得脸色一变,手掌微翻,土墙从穆松的掌心中冒出,将所有佣兵包裹住。

    看到暗处出手的慕容轩,穆松眼神越加凶狠与阴冷。

    “是你,居然没死在通道里面,”穆松语气之中充满着嘲讽,语气之间有着些许疑惑。

    对此慕容轩也是冷着个脸道“三爷都没死,我怎么会死呢,怎么也能为三爷收了尸才行,不然可不就浪费了三爷给的赏金了”慕容轩明白即便这种人毫无善心可将,好语相向也不见得会放过自己,索性摆直了腰杆,怎么舒服就怎么说。

    听到慕容轩语中的意思,穆松脸色一阵阴沉道,“想救他们?你行吗?”说完手掌上的力道慢慢加大,显然是想借此侮辱一下慕容轩的自不量力。

    感受到灵力的紊乱,慕容轩手掌有些颤抖,这种力量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抗衡的,土墙在手掌的挤捏下,如同豆腐一般,竟无半点抵抗之力。

    情况危急,慕容轩微一扭头,正好看见正在一旁冷冷观看的物灵,当下除了心急,心中也是有些懊恼,这不就和当初的自己一样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情急之下,慕容轩也顾不了许多,既然已经暴露出自己,那么今天肯定是不能安全离开的,所以就让情况大乱,将穆松也搅浑进来。

    这样想着,慕容轩将土灵力退出,身体微微泛红,朝穆松奔了过去。

    见到慕容轩这般送死行为,穆松冷笑一声,手掌欲要抓出。

    “咻”一道声响,携带身后长长的火苗,直接从穆松身旁穿过,飙向石棺之处。

    受到突袭,物灵暗姬怪叫一声,张口便将火焰收入腹中,再次张口,更加浑厚的火柱顿时朝着奔跑中的慕容轩射了过来。

    见到慕容轩的这般做法,穆松顿时脸色大变。这家伙并不是要来送死,而是将自己也拉入水中。明知自己不敌,然后利用形式将另外一方也拉了过来,逼迫自己无法动手,心中对慕容轩的做法高看了几分的同时眼中的杀意则是更加浓郁。

    “这小子城府太深,绝不能留,不然将会是一个大患”心中这样想到,穆松不得不收回手掌盖于自己的身上,而似乎觉得不太保险,身上隐隐幻显出兽身来,一层发着暗光的外壳抵挡而出。

    慕容轩此时可不会理会穆松心中所想,只是想极速穿行过去,借穆松的防御躲开这到火柱的攻击,不然,倒霉的会先是自己。

    在慕容轩的引诱下,暗姬最终也是参与了进来,而一道雄厚的火柱就将穆松的防御给逼了出来,安全躲在穆松的后防,警惕打量着会突然变化的局势。

    勉强将暗姬的火柱抵挡下来,穆松脸色极度阴沉,他觉察到,似乎这道物灵的实力比自己还要高的多。而这一切都是慕容轩搞的鬼,如果不是他横插进来,自己准备充足一点,也不会吃这么一个大亏。即便他对慕容轩抱有很深的恨意,但是他此刻也只能是分身乏术,无奈只能先对付暗姬。

    瞧见三个人混战在一起,奔与保命的佣兵只能是趁穆松被牵制,赶紧逃离。

    心怀感激的佣兵看了慕容轩一眼,顺着进来的道路急行而去。

    对此,慕容轩也是对他们报以微笑,视线现转了过来,警惕着此时的混战。不然若是大意漏出马脚,穆松肯定会借此一击致命,绝不会让自己再有喘息之机。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零掌控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