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别有洞天井藏牢 古明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也就是说,问题的关键是——”刘水正色,转头看向阿布拉,道,“这些沙民为何出现?又为何要致我们于死地?”

    四人看向阿布拉,只有知道沙民出现的原因,他们才能对症下药。

    可阿布拉的答案,却是即使知道了沙民为何出现,他们也阻止不了沙民的出现!

    “楼兰大王子记恨着整个楼兰国,他不允许有任何生命在楼兰出现,”阿布拉脸色晦暗不明,道,“所以,在你们走上这个地区开始,在不死沙民盯上你们开始,你们的命便被盯上了。”

    “可我们已经把井口堵住,他们出不来的。”青月道,“我们可以趁沙民偃旗息鼓的这段时间逃离这儿,我们可以——”

    “没用的。”阿布拉苦笑着,“要你们命的不是这些沙民,而是楼兰大王子。他不想你们活着离开,你们便无法离开。”

    “其实,我倒是很好奇,大王子不过是被楼兰王不看好罢了,怎么就执念太深了?他最后也过了一把当国王的瘾了,又是被汉朝刺杀的,为何会对楼兰国恨之入骨乃至于阴魂不散了呢?”古明神态悠闲,他似乎无论何时何地总是这么一副波澜不惊、胜券在握的样子。

    “只怕,这个楼兰大王子不一般吧。”木东相继也抛出一个问题。能够造出这种剧毒的人,能够从黄泉之地卷土重来的人,怎么会是一般人呢?

    对此,阿布拉却是不置可否,“这我其实不是很清楚。关于楼兰王,关于楼兰国的一切,也只是听祖先说的罢了。”

    “是嘛。”阿布拉在楼兰变故中到底饰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只怕是尤未可知了。

    “那后来呢?城民疯魔后,城池为何消失了?”

    “跟着楼兰大王子一起沉没了。”阿布拉似也不想多讲了,道,“楼兰自此与世隔绝,而一旦有外人涉足,大王子便遣沙民巨虫赶尽杀绝,不肯让人去打扰他曾经经历的所有是是非非……”话到后头便越来越轻了。

    “无论如何,阿布拉,出口在哪儿?”刘水直接问道。要是楼兰大王子真的不想四人离开此处,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至少现在他们不能坐以待毙。

    “……跟我来吧……但你们出不去的。”

    阿布拉领着四人,竟是在水井处停了下来。

    “你别告诉我们水井就是出口?”刘水瞪大了眼。

    “恩。”

    现下连刘水都想要骂娘了。

    “这可真是姻缘天注定了——嘶,木头东你干嘛!”古明跳了一步,护着自己满身伤口,看着方才对自己“伤上加伤”的木东,咬牙切齿。

    “我怕你再乌鸦嘴,就真的孽缘扯不清了。”

    “行了,别闹腾了。”刘水拧着眉,厉声呵斥,“你们两小子天天皮痒都不分时间吗?就不能向青月好好学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比自己小了十岁就有了严重代沟的“两小子”。

    “……”要像青月一样,他们不如去趟泰国。

    “不说些废话了,我们现在必须作出决定,”刘水紧盯着眼前三人,道,“下去还是不下去!”

    青月见二人不搭腔,便道,“我懂得不是很多,但现在这个情况好像也不允许我们不下去吧。”大家不可能困在楼兰一辈子,更何况若真如古明所言,这儿的东西食不果腹,他们也活不了。

    “你说呢,木东?”

    “我?还是让古明给个准话吧。”木东笑道,看向古明,“把我们带到这儿的是你,懂得最多的还是你,最有资格发言的便只能是你了。”古明身上的谜,只怕比这楼兰还多,他们这些黄土地上长大的普通人,实在是相形见绌了。

    “……”古明蓦地一笑,耍滑道,“我也没意见,那就听青月的吧。”

    ……这皮球推得。

    “成!”刘水转身,向阿布拉肯定地说道,“我们很认真的讨论过了,下去!早死……”刘水瞥了四人一眼,又生生吞下了接下来的话。

    ……他们刚刚是有多认真地讨论了?古明三人严重怀疑刚刘水没说完的话是“早死早超生”。

    ……这个抱了必死决心的可怜老大哥。

    刘水和木东正打算搬开井上的石头盖子,却被古明阻止了。

    “等一下。”他从身上掏出三颗蓝色珠宝,道,“揣身上,放严实了。”

    刘水等人二话不说便拿好了放身上,这种时刻拿出来的东西必定是保命用的,当然不能弄丢了。

    阿布拉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古明,等其他三人下去后,才笑道,“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可真是不一般哪。上古辟邪珠,传到我那个时代也不过五颗,你倒是大方,一下子便拿出了三颗来。”

    古明却笑的更是意有所指,“哦,你那个时代?那是什么时代?”

    “……我先下去了。”阿布拉说着便顺着井绳爬了下去。

    这个水井从外头看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内里边青苔横生、湿滑青黑,可到得井底下便会发现竟是别有洞天的。

    井底开有一个洞口,俯身穿过,竟是一道石阶长廊,方方整整的装修陈设以及工程的巨大可以想见这个地洞的主人必定是一方霸主或是一方富甲。长廊走到尽头,转个弯,赫然出现的不是什么单纯的石室,而竟是钢铁栅栏围起来的一个个方形房间。

    刘水变色,“这儿竟是地牢?”

    “是。”阿布拉并不否认。

    古明打量着周遭,道,“依着这庄重森严的样儿,且又处于如此隐秘的地方,这是囚禁罪犯的地牢,而且应当不会是一般罪犯吧……”

    “恩。”阿布拉沉吟着,道,“这地儿本是楼兰王特意着人建造,关押些穷凶极恶之徒的。后来……后来……”

    “后来便被二王子肃清,并加以改造,摆九龙,镇压大王子之魂了吧。”古明肯定道。

    “……恩。”阿布拉瞥了一眼古明,“你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

    “别介,我就是看过的书多了点,加上又肯动脑筋。”古明满脸谦虚,又看向刘水三人,道,“以后你们有了崽子别忘了让他们跟我混混,近朱者赤,我会用我渊博的知识告诉他们书中自有黄金屋,一定要博闻强识才行!”

    “……”博闻强识真没看出来,趁机吹溜倒是真的。

    实际上,这跟古明看没看书还真没关系。这地牢处处是九龙阵的痕迹和气息,古明本就是识阵之人,自然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猫腻。

    二王子羁押着大王子的魂魄,防其作乱,死后更是将大王子魂魄困于九龙阵中,令其生生世世不得复出。”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古明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