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三章滴血认亲 颤抖吧,渣爹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顾珈此时的恨意如同滔滔河水连绵不绝。

    她费尽心思谋算的一切都为渣爹做了嫁衣!

    不仅李家得以保全,往后谁还敢对针对渣爹?

    败在顾瑾手上,她只当输给了书中的气运之子。

    可渣爹算是个什么东西?

    书中的渣爹就是个依靠家族和儿子的窝囊废!

    毫无任何亮点和能力。

    可现在呢?

    渣爹生生被顾珈捧起来了。

    知道渣爹过得风光,顾珈的心都在泣血。

    “我……我……”顾珈连连咳血,抓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息,“豁出去了,我要让他失去最大的靠山……”

    以前顾珈不是没想过隆庆帝的,到底隆庆帝太老了,哪有养眼的小鲜肉们可口?

    可此时顾珈已经顾不得隆庆帝的年龄,她只想改变咽下的局面。

    虐不了渣爹,她就去做渣爹需要讨好的皇帝宠妃!

    横竖八皇子已经没了指望,镇国公世子倒是对她有点意思,可惜镇国公世子不敢忤逆镇国公,只能把她养做外室。

    外室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弄不好会被公主随意打杀。

    顾珈倒是有意镇国公陆恒,毕竟陆恒成熟稳重,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大叔。

    只是陆恒给了她很大的羞辱,她无法忘记陆恒连自己面都没见,就把自己扔了出去。

    在现代时,她就见到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靠近她父亲。

    甚至她的好闺蜜都有做他父亲小三的心思!

    在那个时代,人格尊严都没钱和权重要。

    顾珈的书架上,放着不少本小说,其中重生了,我成了前男友继母,我嫁给了未婚夫的小叔等最得顾珈喜爱。

    这种打脸前未婚夫,攀上比男朋友更厉害的大佬套路太爽了。

    而那些男人不仅帅气成熟,最重要是有权有势,大多都是富一代,而不是指望家里的富二代。

    霸总还是老的好!

    她只需要迷住风度翩翩的老霸总就可以得到一切了。

    财富,尊荣,更过瘾是看以前的渣男在她面前卑躬屈膝,给渣男教训。

    最后再生个小儿子,占据所有的家产。

    这才是对渣男最爽的报复,过瘾极了。

    她怎么就没穿入到最喜欢的小说世界?

    偏偏她来到相对真实,可以自动修补错误延续完善世界观的世界!

    顾珈暗暗握紧拳头,活该陆恒戴绿帽子,活该陆家最后落魄!

    隆庆帝一定不会似陆恒这么对她。

    她倒要看看没了隆庆帝的维护后,渣爹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大殿中,朝臣眼见着局势如同脱缰野马一般一路狂奔而去,拽都拽不回来。

    顾四爷还在连绵不绝说太祖在天之灵欣慰有隆庆帝这么优秀的继承人!

    在隆庆帝执掌江山是天命所归,所有的英才都甘心为隆庆帝效力。

    即便是现在,朝臣还是无法适应顾四爷狂拍马屁时的样子。

    顾四爷并不显得谄媚,反而很认真正事,也更能取信于隆庆帝。

    “永乐侯,刑律上有规定,但凡罪人之后,不得为官。那人到底是太祖亲口确定的叛国罪人,他的后代不被牵连以是陛下鸿恩了。”

    这次说话是刑部侍郎,是顾四爷的狱友。

    顾四爷听出他的声音,“迂腐,李勇为祖宗上赎罪不成?太祖最大的遗憾不就是没能收复辽东,彻底让蛮夷俯首称臣吗?”

    “这些需要依靠整个朝廷的努力,不过李勇完全可以出更多的力气,完成太祖的遗憾。”

    “而且历史上父子因为政见不合而反目成仇的不在少数。自古忠孝不得两全,李勇,你是选忠还是选孝?”

    “臣自然选择效忠陛下,您给了臣爵位,给了臣立身之本,臣长在中原,只会效忠陛下。”

    还不算太糊涂了。

    顾四爷满意勾起嘴角,李勇砰砰砰的磕头。

    “陛下,李勇的身世亦可利用,他一心杀死的话,这身份可是很占有优势的。”

    顾四爷坏笑道:“让那人的后代反杀他,想必是对他最大的折磨!任由他再聪明绝伦,也想不到会有今日!”

    姐夫,好可怕!

    李勇有几分肝颤,却也知晓姐夫是在救自己的性命!

    帮姐姐脱罪。

    换过一般人早就同他们划清界限了。

    隆庆帝等阴谋家们脑海里闪过不少的计谋,看向李勇的目光大有深意。

    只是这样以来,隆庆帝已经不会再让李勇领兵,也不会让李勇留在自己身边做侍卫。

    该有的防备总是要有得。

    “玉佩既然证明是李家所有……”

    隆庆帝的话没收完,来中原寻找玉佩又被捉住的蛮夷说道:“玉佩只是证明之一,我们带了大师的一块骨头过来,血融入骨中,才能证明身份。”

    “陛下,这在洗冤录上有过记载。”

    刑部侍郎滔滔不绝说起此事。

    顾瑶看了一眼顾瑾,这同古代的滴血认亲一般,错误率还是挺高的。

    可在没法检验dna的时代,这个法子可是不少人都相信的。

    锦衣卫指挥使把从他们身上搜到的一个盒子承上去。

    “回陛下,盒子里装得的确是一节手骨,也是臣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只是臣无法判定此骨就是那人的骨头。”

    隆庆帝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是一节手骨,“去把放在太庙的盒子取来。”

    “当年老镇国公拼着身受重伤也要斩断他一条膀子,老镇国公抢了斩断的手臂,却也受了他反手一刀,亏着老镇国公公用他的手臂抵挡了一下,否则怕是……也因此手臂是断肢,另外的手骨被他夺回。”

    隆庆帝叹了一口气,“他把臂膀当作战利品,镇压在太祖灵位之下。”

    “此事知晓的人很少,若不是今日朕再见到断骨,想不起这桩事。”

    朝臣们都听傻了,从不知道太庙之下还镇压着那人的断臂?

    这人同太祖,老镇国公之间的关系怕是不简单啊。

    当年的事,谁也不敢多问。

    太祖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

    隆庆帝派人去太庙挖出断肢残骸,小太监清洗干净后,将断肢送过来。

    而那半截的手骨同断肢言完全匹配,就是一条胳膊。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颤抖吧,渣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