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黄泉引渡人 菩提往生劫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无常四周张望了一眼,凑到林然耳边低声道:“那个地方是楚江王的地盘,通往上头呢,在这里最好别提,上面的人不喜欢我们议论”

    看来这里的王还挺多的,一会儿转轮圣王,一会儿冒出个楚江王,现在还有”上头的人“

    林然不知道他说的“上面的人”是些什么人,却也不好多问。

    白无常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补充道:“这里是忘川河,往生海是所有阴司河流的汇聚之地,那里通往的地方可多着呢,你还是不要再提了,知道的越多,对你越不利。”

    林然看了白无常一眼,道了声谢,看来往生海不在世间,而是在阴司的某一处,那里可能连接着多个时空

    二人一路走到渡头,白无常朝林然道:“这里我不便久留,就此离去了!你就再等等吧,一会儿有船只来了,就跟它说去鬼判殿,记住,别跟它过多交谈。”

    林然连连点头,送走了白无常,一个人候在忘川河的桥头,眺望远方,那里是无声的迢迢江流,忘川的彼岸

    就在林然发呆之时,远处的黑暗中隐隐浮现出几个红点,红点越来越近,缓缓朝林然所在的码头靠拢。

    这是一只小船,船头挂着一排红彤彤的灯笼,灯笼在夜色中散发着幽光,船头上,一名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正摇晃着手中的船桨,女子头上盖着红布头,遮住了面貌,看起来颇为诡异

    嫁衣女子将船停在渡口,等待了片刻,随后调转船头,往远处行去。

    趁着小船没有走远,林然再不迟疑,纵身一跃,身体一个腾挪,稳稳落在了夹板之上,这一落地,顿时惊得船身一阵晃荡。

    嫁衣女子的船桨一歪,打起一片水花,灯笼映照在水波上,泛起清冷的白光,照出水下白骨森森

    嫁衣女子停下手中的浆,转过身来对着林然,静静地站着。

    此情此景,林然的头皮微微有些发麻,他朝女子作了一揖道:“去鬼判殿。”

    嫁衣女子仍旧一动不动,就这样站在不远处,任由小船在忘川河中沉浮。

    林然强自镇定,又说了一遍:“去鬼判殿。”

    嫁衣女子缓缓抬起手,将船摇回了渡口,随着她那双手摇得越来越快,水流也越来越急,林然还没有做好准备,小船便冲了上去,一头扎进了桥底下

    桥底下是一个矮小的桥洞,桥洞下面的水面很不平静,不时往外冒着气泡,林然看了看眼前女子,又看了看阴冷的水面,内心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突然,只听咕噜一声,一个东西从水里钻了出来,爬上了林然所在的小船,船身一阵摇晃,林然定神看去,那赫然就是一只惨白的骨爪。

    “呜呜呜”随着水底下传来一声凄厉的咆哮,数十只惨白的骨爪仿佛听到召唤一般,前赴后继地从水里钻了出来,聚集在船边,不停地往船上乱抓

    就在此时,红色嫁衣女子放下手中的船桨,缓缓走到船头,将船头上的第一盏灯笼吹灭,随后走回边沿,继续往前划了起来。

    最高的一盏灯笼灭了之后,那些骨爪仿佛收到了什么命令一般,瞬间钻回了水底,消失无踪,就连那凄厉的吼叫,此刻也都听不到了。

    林然讶异地看着船头的灯笼,数了数,一共四盏,他推测,这应该是一种信号,也是一种通行的方式。比如去阴司的鬼判殿,就灭掉第一盏灯,不知道的人,恐怕就要被这些鬼怪拖入忘川河底

    想到这里,他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不敢再往下想

    嫁衣女子的头上蒙着布盖,却能辨别方向,倒也神奇,不过林然更好奇的是红布盖之下,会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呢?

    想归想,他当然不会冒失到去揭开那块红布盖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里面是空的,气氛就比较尴尬了

    小船渐行渐远,也不知在忘川河上沉浮了多久,最终到了一片烟雾弥漫的水域。

    林然此时有一种强烈的反差感,这片水域与刚才的忘川河截然不同,忘川河中诡异阴森,鬼怪作乱,让人心有戚戚,虽然坐于渡船之上,却如坐针毡,心惊胆颤。

    而此时这片水域却是截然不同,这片水域中弥漫的雾气是一种清圣之气,隐隐有镇邪提神的功效。

    正当林然还在感触之时,船身不知撞到了什么,突然停住,这里雾气太大,有些看不清,林然展开止息诀,神识扫过周围,这才知道原来是靠岸了。

    若是平时,拥有莲华圣体加持的止息诀能照见方圆数里之地,此时的可见度却只有数十米,看来这里的空间结构比阳间要稳定不知多少倍。

    林然不禁想起了夜叉天的旧事,一千年前,那名手持菩提往生的女子,竟能一剑破开欲界六天,那是何等毁天灭地的力量

    眼见嫁衣女子就要调转船头,林然不敢迟疑,一个纵身上了岸。

    就在他上岸的刹那,渡口对面走来了一个老头,老头路过的时候,淡淡看了林然一眼,随即上了船。

    看到老头的瞬间,林然的心底炸开了锅,他不认识林然,林然却是见过他。

    那日在茶马古道的外围,就是这名老者与华服女子打得你死我活,最后不欢而散,当时林然躲在一旁,看到了整个过程,后来虽然被女子逮住,可那时候老者已经走远了,所以并没有见过他。

    这个人,不是什么天台宗的人吗?来这种地方干什么?林然脑中瞬间闪过许多念头,脸上故作平淡地往岸上走去。

    上了渡头,雾气消散了不少,林然沿着渡头一路往里前行,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前面隐约出现了一座宫殿。

    想必那就是秦广王的府邸了,林然加快速度,往那座宫殿疾行而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大殿外。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菩提往生劫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