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600:器官记忆(大结局) 夜半禁区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个月后,我和高兴国已经转正成为了正式的刑警,这三个月,我们俩跟着马晓军又破了好几个案子。

    马晓军果然不负众望,在常俊楠升官之后,成为了刑警队的队长,而且他整个人也稳重了很多,处事不惊,坚毅果敢。

    我正在整理案宗,突然间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赶紧接听了起来:“您好,请问找谁?”

    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传了过来:“石头,是我啊,王达飞!你小子现在太牛逼了,自从当了刑警,咱们都多长时间没见了!晚上请你吃饭啊!”

    我说:“算了,晚上我们还要去扫黄,改天吧。”

    说着我就要挂电话,他连忙说:“石头,你先别挂电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已经是殡仪馆馆长了,自从那个徐志峰被你们抓起来判了刑,曹恒和哑巴也被处决了之后,这殡仪馆就没人了,上头特意让我当殡仪馆馆长,还给我招了几个手下呢。”

    我说:“恭喜恭喜,你小子好好干!别给我丢脸。”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结果手机刚挂断,我的座机就响了起来,赶紧接听过来:“您好,这里是滨城公安局刑警队,请问找谁?”

    他说:“是冯警官吗?”

    我说:“对是我,您是?”

    他说:“哦,我是张万昌,你之前问我关于器官记忆的事情,我已经研究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研究室一趟,我详细跟你说说。”

    我看了看手表,距离晚上扫黄还有一段时间,于是说:“张博士,您现在有时间吗?可以的话,我现在立刻过来。”

    他说:“有啊,那我在研究室等你!一会儿见!”

    挂断了电话,我开车直奔生命研究院,到了之后直接去了张万昌的研究室,他是生命研究院的高级研究专家,我也是在一次办案的时候,偶然跟他结识的。

    对于我和苏心怡见到女鬼钟灵,以及多次梦到她的事情,我总觉得不像是简单的巧合,后来我在网上看到过关于器官记忆的说法,但是没有科学研究作为证据,也不好妄下定论,跟张万昌认识了之后,我得知他也做过相关方面的研究,这才拜托他帮我调查研究一下,看看这器官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

    推开门,他赶紧站起来:“石头,快坐!”

    我很着急,问他:“博士,器官记忆真的存在吗?具体是怎么回事?”

    他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了我,紧接着又跟我详细描述了一下:“你看看,科学家统计记录显示,至少有70个器官移植者在手术后的性格变得与器官捐献者的相似。美国亚里桑那州大学著名心理学教授在历经20多年调查研究后认为:人体的所有主要器官都拥有某种“细胞记忆”隐功能。”

    我说:“您的意思是……我和心怡看到和梦到的那些影子,只不过是眼角膜的‘器官记忆’?”

    他点了点头:“很有这个可能,你看这里,根据美国学者的研究证明,至少10%的人体主要器官移植患者———包括心脏、肺脏、肾和肝脏移植患者,都会或多或少“继承”器官捐赠者的性格和爱好,一些人甚至继承了器官捐赠者的智慧和“天分”。

    例如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一名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男子术后食性大变,变得爱吃汉堡和薯条;

    一名女性接受器官移植后,竟突然开始会说流利的外语;

    还有一名女孩移植了一名年轻词曲作家的心脏和肺脏后,竟突然爱好弹吉他,并开始写诗和谱曲。”

    说到这,他看了看我,继续说到:“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一个名七岁的美国小女孩身上,她的遭遇,跟你们的遭遇很类似,只是没有你们这么富有传奇色彩,你看这份资料。”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过我手里的资料,熟练地翻到了记载着那个小女孩资料的那一页,紧接着把资料转向我,用手指指了指。

    我认真看了一下,上面写到:“这名小女孩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当这名7岁女孩列入心脏移植等候者名单不久,就等到了一颗合适的捐赠心脏,这颗心脏的主人是一名10岁小女孩,她在几天前不幸被人残忍谋杀了。

    当这名7岁小女孩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后,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尽管她压根不知道这颗捐赠心脏的来源,但她从此却开始频频做噩梦,梦到自己被人谋杀了。

    令人震惊的是,这名7岁女孩对梦中的凶手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她对凶手的描述是如此精确,美国警方靠她提供的‘凶手线索’,竟然一举逮住了那名残忍谋杀10岁女孩的凶手!”

    看完了这份资料,我当时就愣住了,这的确很像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张万昌把资料拿回去合上说到:“你们只是移植了眼角膜,所以你们看到的东西,应该属于一种器官记忆产生的影像,所以……并不是真的有怨气不散一说。”

    怪不得,开始的时候还好,可是到了后来,我发现我们几个都出现了异常的情况,我和苏心怡算是轻的,于梦洁从一开始就神经兮兮,她移植的是钟灵的心脏,应该器官记忆最为严重,影响最大,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于梦洁进了疗养院的真正原因!

    我们都受到了钟成益的追杀,就于梦洁一个人疯了,原来还有这一层原因在里面,而杨宏,他后来也很奇怪,只是他不说,当时我也没留意,现在一想,他的确有些反常。

    还有花月凡,恐怕她脸上的那些也不是什么鬼疹子,而是肝脏排毒引起的排异反应,原来这一切竟然是这么回事。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个人像是幽魂一般地走在路上,现在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器官记忆还是真的亡灵复仇了,总之,善恶终有轮回,真的像是青云道长所说:一切因缘起,因缘灭。

    看来青云道长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一直说缘起缘灭,其实他知道,这件事他无力改变,只能让我们自己去了结。

    晚上我跟着马晓军他们去进行了突击扫黄,端掉了好几个窝点,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苏心怡,让她不用担心,一切只不过是器官记忆,随着器官跟我们的身体越来越融合,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了。

    没想到苏心怡告诉我,她昨晚上梦到了钟灵,钟灵跟她告别,她们俩聊了很多,她一点都不害怕。

    当晚,我最后一次梦到钟灵,她跟我说了再见,从此以后,我和苏心怡都再没见到过鬼,而梦里,我也再没有梦到过她。

    (本章完)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夜半禁区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