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颍川乱 三国志之刘岱的崛起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董卓军占据了宛城,但是西北武威却有马腾和韩遂联合作乱,原本董卓不把他们当回事,但是马腾、韩遂却带兵杀到安定城,直接威胁到了长安,尤其是马腾的儿子马超,虽然只有十七岁,但是已是一员虎将,因其俊秀容貌与狮盔兽带、白袍银甲的非凡装束而得名“锦马超”,西凉人都说马超有“不减吕布之勇”。

    董卓这才想到当初贾诩先灭马腾的建议,于是临时从战场上召回吕布、华雄等人,派他们出兵征讨马腾。

    吕布、华雄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猛将,带的兵都是西凉最精锐的骑兵,马腾、韩遂的兵力本就处于劣势,再碰到吕布、华雄这等猛将带兵,哪里是董卓军额对手。要不是马超绝尽全力拼杀,杀出一条血路,马腾和韩遂恐怕要被吕布等人当场击杀。

    马腾等人撤回武威,只好倚靠城池防守,但是在董卓军源源不断的攻势下,武威终于被董卓军攻下,马腾等人被俘,只有马超一人趁乱杀出,一路乔装打败,逃出西凉。

    自此董卓军一统西凉,后方空前稳定,但是这一派兵回去讨伐马腾,却给曹操腾出了空间和时间发展洛阳,也有了更多兵将去攻打宛城。

    且说董卓军占据了宛城,宛城中的主要将领是张绣和徐荣。

    张绣和徐荣两人打下完成之后,意气风发,信心十足,正好他们收到消息说许昌的刘岱军兵马不足二万,还被陶谦和孔伷军攻打,于是两人一商量,决定出兵许昌,要是能趁机攻打下许昌那就是大功一件,如果遇到了陶谦,正好还可以把陶谦给抓了,也是大功一件,怎么想都是赚。

    张绣带兵六千,徐荣带兵五千从宛城出发,一路杀向许昌。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曹操也派了兵马过来攻打宛城。

    曹纯带着五千骑兵先行,斥候早早地就发现了张绣、徐荣的兵马,于是曹纯连忙带人隐藏起来,暗中侦查敌军的动向。这一查发现张绣等人是去攻打许昌的,于是曹纯暗地里通知乐进,两人先放过这两支部队,让他们去攻打许昌,然后等他们军队进入许昌境内,曹纯带着骑兵便可快速从他们背后杀入宛城,如果他们没发现,就可以趁着宛城兵力空虚一举攻下许昌,如果张绣他们发现了,想要带兵回援,乐进就可以带兵拖住他们,只要乐进拖住他们几天,曹纯就能攻下宛城,如此宛城攻陷,就算张绣、徐荣杀回来,曹纯也能依托城池的防御等待曹操派兵来击退董卓军。

    陶谦这边和孙观带兵正往许昌行军,不料却和张绣、徐荣撞上了,张绣等人一看是陶谦的军队,二话不说就是干。

    孙观带着的是攻城部队,野战战斗力低下,被张绣、徐荣带兵夹击,损失惨重。

    陶谦连忙带兵前来救援,但是终究没能救下孙观部队,孙观部队被张绣、徐荣全部歼灭,孙观一人杀出重围,逃回徐州。

    张绣等人原本打算继续围攻陶谦,但是忽然有斥候前来报道:“曹操军曹纯带领五千骑兵已经杀到宛城境内,宛城危急,请大人速速赶往援救。”

    张绣和徐荣大惊,也顾不得和陶谦交战,迅速带兵回援宛城,这时乐进带着六千枪兵杀出,与张绣等人交战起来。

    徐荣与张绣商议道:“我们不能被这乐进缠住,你带着骑兵先回宛城,我来抵挡乐进和陶谦。”

    张绣说道:“也只有这样了,你先挡住他们,等我回宛城击破曹纯,再带兵来救你。”

    徐荣道:“我会让人回去向主公请求支援的,主公可以从长安派兵前来。”

    张绣道:“那我先带兵走了,你要坚持住。”

    徐荣沉默不语,只是带着兵马冲了上去。

    乐进和陶谦两军夹攻之下,徐荣损兵折将,只好边打边逃,但是去往宛城的方向被乐进带兵拦住,徐荣只好带兵朝着没被包围的方向撤去。然而徐荣这一逃,却逃往了许昌的方向。

    乐进一看徐荣逃往了许昌,也不再管徐荣的军队,马上带着兵马就前往了宛城支援曹纯。

    陶谦怨恨徐荣等人带兵击破了孙观,带着兵马一路追着徐荣杀入了许昌境内。

    许昌城内,刘岱收到消息称徐荣已带兵进入许昌境内,陶谦正带兵在后面追赶。

    刘岱连忙召集众人商议。

    许褚道:“主公,让我去击破陶谦,我必定生擒活捉他。”

    徐晃道:“主公,我可以去对付徐荣。”

    黄忠、李严、李通等人也纷纷请战。

    刘岱道:“具体作战还是由奉孝来安排吧,我只有一个要求,迅速击破徐荣和陶谦部队,不要让他们的部队进入许昌城十里以内,以免百姓惊慌,影响生产。”

    郭嘉道:“虽然我还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是徐荣是董卓军的部下,我猜测他和张绣刚刚攻下宛城,就想要图谋许昌,结果和陶谦撞个正着,然后就打了起来,但是曹操的兵马趁这个机会攻入了宛城境内,因而张绣带兵回援,徐荣被陶谦驱赶着,进入了许昌境内。既然如此,想要消灭他们应该不难。”

    荀彧道:“徐荣此人能征善战,但是陶谦此次带兵上万,徐荣想要应付陶谦太难,如果他们靠近了许昌,我等可派兵先消灭徐荣,陶谦可以先用计退之,这样我军就还能留有余力对付孔伷军。”

    桥瑁道:“我已经获取了陶谦的信任,退陶谦就让我来吧。”

    郭嘉道:“陶谦经过了上次的退兵,心中可能会产生怀疑,桥大人要使用计策的话,一定要多加小心。”

    桥瑁道:“军师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刘岱道:“元伟,这样做太过冒险了,还是别去了,陶谦我们可以派仲康去对付啊!”

    桥瑁道:“虽然我军现在的实力对付徐荣和陶谦已经不在话下,但是同时对付陶谦和徐荣,必然让会让许多士兵牺牲,而且一旦派出大军征讨徐荣和陶谦,许昌城防空虚,孔伷则可以趁虚而入,我们不能冒这个险。不如让我再对陶谦用计,让其暂时退兵,如此我军可以先破徐荣,再破陶谦。”

    钟繇叹道:“我原本以为桥大人只是床上功夫了得,没想到竟然还是一个如此有勇有谋,深明大义之人。”

    桥瑁得意地笑道:“其实这用计谋和床上功夫都有共通之处,那就是舌功一定要好。”

    众人一头黑线,心想,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桥瑁果然还是那个猥琐的桥瑁。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三国志之刘岱的崛起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