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自作孽 三国志之刘岱的崛起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夜,夜黑风高,陶谦军在一个山谷中安营扎寨。

    陶谦暗自思量,自己已经计划进攻许昌,派人传讯给桥瑁,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难道有了什么变故?

    陶谦想了很久,忽然有些怀疑,这些日子桥瑁虽然好像一直是为他着想,但是正是因为桥瑁的几个建议,让吕范被擒,自己也错失了几次攻打许昌的机会,莫非这桥瑁投靠自己是假,对自己使用计策是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可是上了大当了,要不是桥瑁的计策,自己早就已经和孔伷军的先头部队,围攻许昌城了,现在孔伷军先头部队被灭,自己的先锋军吕范部队也是全军覆没,只剩下自己亲自带的兵马,现在粮草也只剩出征时的一半不到,如此看来,真是中了桥瑁的计了。

    陶谦想着想着,忍不住怒道:“好一个桥瑁,枉我一番信任,竟然欺骗我一次又一次,等我攻下了许昌,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以解我心头之恨!”

    陶谦军营外,刘岱派出的部队已经趁着夜黑风高从四面包围过来。

    总共四队人马,一队是许褚、李通、袁涣带队的枪兵队伍,一队是徐晃带队的戟兵部队,一队是李严带队的弓兵队伍,最后一队是黄忠带队的弓兵队伍。

    每队人马都只有两千,但是在陶谦军没有察觉之下,四队人马都已经来到了陶谦军营附近。

    许褚轻声笑道:“这陶谦真是无脑,晚上竟然不知道布置几个暗哨,防止敌军偷袭,活该被我所擒!”

    李通道:“许褚大人,如此天赐良机,正是我们立功的时候!”

    许褚道:“等黄忠、李严先射下火箭,我们就进攻,一定不要放跑了陶谦!”

    李通、袁涣道:“遵命!”

    黄忠在山头望过去,只见军营中有个营帐特别大,心中料到这必是陶谦的营帐,于是将特制的箭支点上火,拉满弓弦,对着陶谦的营帐一箭射去!箭支射到营帐上直接烧了起来。

    陶谦这时正睡不着,忽然看到营帐着火,连忙起来喊道:“护卫!护卫!有刺客!”在营帐外的护卫连忙进来,陶谦在护卫的掩护下逃出营帐。

    这时,黄忠军的士兵也纷纷点上火箭,射向陶谦军军营。李严军在另一个山头也纷纷点上火箭,拉弓射箭,一时间万箭齐发,陶谦军的营帐纷纷起火,很多士兵还在睡梦中就被大火直接烧死,有的被箭支直接射死。

    陶谦军的士兵纷纷大喊:“有人袭营!赶快起来迎战!”

    一轮火箭过后,徐晃对着士兵喊道:“将士们,跟我上!看到陶谦,抓活的!”

    许褚也对着士兵说道:“杀!”然后一马当先向着陶谦军营帐杀去。

    李通也拍马跟上,手持长枪杀入敌军军营。

    陶谦军刚经过一轮火箭雨,营帐中处处起火,士兵死伤众多,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骑着马冲了进来。这大汉身材高大,膀大腰圆,更是力大无穷,只要有士兵挡在了前面,他便一刀劈去,将其砍为两段,手段凶残,让人恐惧。

    陶谦军士兵看他如恶鬼一般,这大汉大喝道:“我是‘虎痴’许褚,快快前来受死!”

    陶谦军士兵一听这是“虎痴”许褚,都大喊道:“是‘虎痴’许褚,是那个力大无穷的许褚,大家快跑啊!”众人纷纷避退。

    有陶谦军的队长看到士兵溃逃,起来阻止他们逃跑,指挥他们围攻许褚,正在这时李通一人一枪冲了过来,一枪结果了那个队长,然后大喝道:“你们队长已经死了,谁敢再抵抗,就是这个下场!”

    士兵们这下慌了,许褚趁机连杀几人,李通也冲了上来,瞬间把包围许褚的士兵全部杀光。

    徐晃带着士兵也冲入了敌军,陶谦被一群士兵保护着,徐晃远远地看到陶谦,于是带着士兵杀向陶谦。陶谦大为惶恐,大声呵斥着士兵道:“给我挡住他们,我们人多,给我灭了他们!”

    徐晃大斧连挥,没有士兵是其一合之敌,很快就杀开一条血路,不过陶谦军人数众多,马上又填补上,徐晃想要接近却很困难。

    黄忠看到陶谦军士兵众多,都聚到了一起,于是命令士兵对着陶谦的兵马放箭。士兵弯弓射箭,箭如雨下,陶谦军的士兵在箭雨下,一个个纷纷倒下,李严也效仿黄忠,命令士兵放箭,于是陶谦军牺牲更大。

    陶谦命令士兵为他举起盾牌防护,这才防住了箭雨。

    许褚、李通杀了一阵,袁涣也带兵到了,三人带着兵马也冲了过来,围攻陶谦军。陶谦虽然兵力众多,但是在黄忠、李严箭雨压制下,死伤惨重,再加上许褚、徐晃等人的冲杀下,士兵溃不成军。

    陶谦眼看着保卫自己的士兵一个个倒下,周边的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流淌成河流,不由得心中越来越害怕,但是却束手无策,只能不停地催促着士兵上前抵抗。然而许褚、徐晃等人杀人如麻,陶谦军的士兵无一人是他们对手,都不敢上前送死。

    陶谦拿起皮鞭抽了身边的不敢上前的士兵一下,大骂道:“你们这群废物,我养条狗都比你们有用,还不给我上去!”士兵挨了一鞭,吃痛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往上冲,但是还没冲到一半,就被黄忠军的一轮箭雨命中,倒在了冲锋的路上。陶谦军士兵大骇,更加不敢往上冲。

    陶谦怒道:“都给我上!敢不上,我就杀了你们!”

    陶谦军的士兵道:“大人,敌人太凶猛了,我们冲上去那是送死啊!”

    陶谦听了拔出佩剑,一剑刺入刚才说话的士兵腹中,那士兵做梦也没想到竟死在了自己一直保护的陶谦剑下,双眼圆睁,至死都没有闭上。

    陶谦大声道:“敢不冲上去,就如此人一般!”

    那死去的士兵有个兄弟也一起在陶谦军中,看到自己弟弟被陶谦用剑杀死,不由得哭着扑到了死去的弟弟身上,喊道:“弟弟,你不要死啊!我就你一个亲人了,你死了,我怎么办?你别死啊!”但是他弟弟早已死透,不能回应他了。

    陶谦看到此人扑上来大哭,怒道:“你还在这哭,我砍死你。”说罢,举起剑向着那个哭着的人砍去,忽然身边一个士兵用兵器挡住了陶谦的剑。

    陶谦不可置信地道:“你敢挡我?”

    那个士兵说道:“我们来给你当兵,不是来送死的,更不愿意被自己保护的人亲手杀死,你为了一己私欲来攻打许昌,牺牲的却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你视我等如草芥,我们不愿再为你卖命了!”

    另一个士兵道:“就是,你凭什么让我们为你送死,凭什么杀死我们的兄弟手足,我看不如抓了陶谦投降算了,这样还能活下来。”

    众多士卒一听,纷纷响应,竟然冲了上去把陶谦绑了起来,然后大喊道:“陶谦已经被我们抓了,我们投降!”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三国志之刘岱的崛起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