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一封信 三国志之刘岱的崛起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张郃听那女子说她是蔡琰,不由得万分惊讶,要知道蔡琰现在可是整个大汉都知名的人物。

    许昌一战,蔡琰一曲《秋思》让敌人放弃抵抗,痛哭流涕;一曲《广陵散》助黄忠以少胜多,大败敌军;一曲《十面埋伏》让孔伷大军面对空城而不敢进,退兵十里。虽然这些功劳不能说都是蔡琰的,但是一传十,十传百,就变成蔡琰的传奇了,而且蔡琰确实功不可没,能用琴声达到这种程度,可以说音乐造诣已经登峰造极,达到了当世巅峰,堪称前无古人。

    于是各地都积极邀请蔡琰去举办音乐会,蔡琰每到一处,便受到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甚至有些敌对的势力,都会暂时停下战争,一起听蔡琰的音乐会。蔡琰因此也成为和平的代名词,百姓无不盼望和平,因而对蔡琰更加拥护,蔡琰的名气也由此传遍天下。

    这次冀州也邀请蔡琰来开办音乐会,郭嘉便借这个机会让蔡琰来挖角张郃。

    蔡琰说道:“张将军,这次我正是为你而来。”

    张郃道:“张郃不过一介莽夫,怎能劳动蔡大家亲自前来。”

    蔡琰道:“张将军不要妄自菲薄,天下谁不知道张郃张将军用兵巧变、善列营阵,长于利用地形,是冀州名将,小女子能得见张将军,实在是深感荣幸。”

    张郃道:“败军之将,何足言勇,这次兵败回城,恐怕以后都不能带兵打仗了。”

    蔡琰道:“小女子虽然不太懂军事,但是寡不敌众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这次张将军孤立无援,才导致兵败却是大家都能看见的,要怪也要怪作战安排的人,怎么能怪将军呢?”

    张郃笑道:“没想到蔡大家竟也能看出当前局势,只是恐怕有些人却是故意要装作看不懂了,到时候什么脏水都要往我身上泼,什么黑锅都要我背。”

    蔡琰道:“没想到韩馥竟然如此对待张将军,既然韩馥对张将军如此不仁,张将军何不弃他而去,我主刘岱仰慕张将军久矣,张将军若是能弃暗投明,加入我军,必定能获得重用。”

    张郃摸着胡须思考了一会道:“原来蔡大家是来为刘岱做说客的,虽然我张郃现在被奸佞小人构陷,暂时失去了主公的信任,但是主公对我恩重如山,我能有今天的地位和名声,也多亏了主公的栽培,现在你要我背叛主公,另投别主,这是要陷我于不义,我张郃不愿为也!”

    蔡琰没想到张郃竟是如此重义之人,不过还好郭嘉早就有所预料,于是蔡琰拿出一封信,命令许褚交给张郃。

    许褚拿着信,拿给张郃,张郃看着许褚说道:“这位壮士想必就是‘虎痴’许褚吧,果然威武雄壮,想必武力定然惊人。”

    许褚看了他一眼道:“你也很强!不过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在我手上走不了三十招,等你养好了精神,我再跟你好好比比。”

    张郃无奈地笑笑,这些天他先是经历苦战,又奔波逃亡,缺衣少食,人困马乏,精神状态极差,现在跟许褚打,那是毫无胜算,就算他全盛时期,跟许褚也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除非拿上兵器,骑上马,才有可能跟许褚斗上百来回合,不过如果带兵打仗,这许褚必定不是自己对手,这就是他作为名将的自信。

    张郃接过信,说道:“这是什么?谁的信?”

    蔡琰道:“这是我夫君郭嘉让我转交给你的一封信,他说只要你看了这封信,你就会愿意加入我军了。”

    张郃笑道:“这小小的一封信怎么可能有这么大魔力?”

    张郃说着,把信拆开。

    信里写着:

    张郃将军:

    你好!想必你现在正要赶回邺城,那么等待你的是什么,恐怕你也知道了,但是有些事情却是你不知道的,首先,你今天的败仗本就是韩馥故意为之。

    韩馥派你出战晋城,你带着六千骑兵奇袭晋城,但是却落入了对方的埋伏,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其实这一切都是韩馥安排好的,你在他手下虽然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你为人正直,常常不小心得罪一些人,韩馥对你早有不满,这次派你去攻打晋城,却不派任何人支援你,甚至命令手下不得给你运送兵粮,更可怕的是,你要攻打晋城的消息张扬早就知道了,所以你才会中了敌人的埋伏,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而这个消息就是韩馥派人通知张扬的。也就是说,你被你的主公出卖了。

    我知道你不信,可是我有证据,我派到张扬手下的卧底,在张扬家中发现韩馥亲笔书写的密信,密信我已附在这封信后面,你若不信,可以仔细查看,相信你定能认出韩馥的笔迹。

    韩馥出卖了你,导致你被张扬军包围,韩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置你于死地,可是你却命不该绝,逃出生天,这是天意,你如果现在回去邺城,那就是自己去送死,韩馥定然要杀你,借口也很好找,因为你败了,这也是韩馥要的结果。

    如此主公,你又何苦继续为他卖命?

    我主刘岱乃是汉室宗亲,为人宽厚,仁德爱民,虚己受人,对将军早已仰慕多时,现在我军占据许昌、庐江、柴桑,麾下精兵无数,兵装齐备,训练严格,虽有良将,但是如您一般身经百战的将军却并无一人,将军如果能加入我军,必定能一展所长,实现人生抱负和理想。

    我军现在雄踞颍川,汝南孔伷,乃是瓮中之鳖,江东虽有陶谦,但是陶谦乃是我主放走的俘虏,我等能败陶谦一次,就能败他无数次,江东唾手可得,如此天下半数可入我主之手,等我主雄霸江东,就可一举夺取中原,进军冀州,将军之仇亦可报也!

    郭嘉盛情邀请张郃将军来我军,房子已经给你找好了,市区大宅院,还有校尉之职虚位以待,俸禄优厚,假期多,奖金更多。

    还有将军的家人,我已经派人接到了许昌,已经安顿好,就等将军来了!

    张郃看完信,发现还有一个用竹筒封装起来的密函,他一看,果然是韩馥写给张扬的信,里面详细说了张郃带兵攻打晋城的行军路线和出发时间,甚至连张郃军所带粮食数量都写得一清二楚,这些事情除了韩馥知道,别人不可能知道,所以这密函肯定不是伪造的。

    张郃不由得百感交集,悲喜交加,悲的是自己忠心为主,竟然被自己效忠的主公背叛出卖,自己的主公竟然想要置他于死地,可笑自己竟然还对他心存希望,还想着回去邺城送死。喜的是自己的家人已经被郭嘉派人救出,到了许昌,而且自己的下家也找好了,还分房,给的官职和待遇都很高,相比之下,刘岱比起韩馥来算是大方多了。

    张郃收起信,对着蔡琰说道:“还请蔡大家原谅刚才张郃的失礼,我愿意加入刘岱军!”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三国志之刘岱的崛起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