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山外有山 狱龙图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少明跟偃修告别后离开了炼心堂,而他前脚刚走,狂少他们也跟着走出了炼心堂。

    而刺头看到少明跟偃修说话,心里有点打退堂鼓,如果开罪了堂主,到时随便给他们个小鞋穿,他们也吃不消,何况老爹是高隋史的只有狂少一人,并且偃修在这里的名声不比狂少好到哪去,低声道:“大哥,他好像跟那偃修很熟啊,我看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一个小小的堂主还敢奈我何,害怕就闪一边去!”狂少头也没回,向少明追去。

    同行的一名少年凑到刺头身边,问道:“二哥怎么办,我们要不先回去等着?”

    “等你个头,你不想活了是吧,还不快跟上!”刺头狠狠踢了少年一脚,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去就去嘛,干嘛踢我啊!”那少年抱怨一声,也跟了上去。

    炼心堂和宿舍中间隔着一片花苑,花苑很大,其中有花卉、凉亭、竹桥、小溪和假山,走在其间,心情也是大好,对于混沌之境枯燥艰难的修行,在这里多少也能缓和一下。

    少明走在石子路上,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显然还沉浸在巨大的收获当中,他这次不仅突破了士级,而且他自信跟炎有的一比。

    况且,他又救下狼团的一名狼头,跟狼团之间的恩怨必然会好转,更主要的是多了偃修这个大靠山,他能不开心吗,而与这些相比,那被破坏的茅草屋、地道又算得了什么。

    ————

    “噗”

    一把锐利的匕首无声息的刺入了少明的后腰,接着匕首瞬间又被拔出,继续下一次的攻击。

    幸亏少明反应足够敏捷,不等对方接下来的一击,快速向前倾身同时左脚猛踢后方,堪堪躲过了第二击。

    只是如此大的动作,让他伤口重上加重,鲜血直流而下,而剧烈的疼痛严重扰乱了他的思维。

    “是你!”

    少明用手紧紧按住伤口,这一击若非在刺入的一瞬间,他及时察觉避开了要害,否则非瘫倒在地不可。

    可即便如此,他的伤口仍然不轻,身体因为剧痛颤抖了起来。

    少明见狂少得逞仍不肯罢休,知道此行凶险万分,他努力控制住摇摇欲坠的身体,尽力保持头脑清醒,道:“你在这里动手,就不怕……不怕受到重罚吗!”

    狂少冷然的盯着他,没有做出回答,目光如野兽一般寻找着猎物的弱点。

    少明伤势不轻,站着已经很勉强了,自然无法与之对抗,他咬了咬牙,语气有些微弱的向狂少谈道:“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不……不跟院方提起你,只说……是被一个……蒙面人刺伤,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狂少忍不住的狂笑着,他眯缝的眼神中透出浓浓杀意,他将手中匕首一翻,道:“我为什么突然感觉你很危险呢,看来这次不能简单的让你躺着那么舒服了!”

    狂少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少明,手中的匕首光滑如镜,没有沾有一滴血迹,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冰冷彻骨,没有一丝感情。

    “大哥,这、这会出人命的!”随后赶过来的刺头,看见事情闹得如此大,急忙上前劝道:“咱留着他的命慢慢折腾,何必一下子解决了,这样多没劲啊,你说是不是大哥!”

    狂少停下来,眼神笑眯眯的盯着刺头,道:“你说的是,一击毙命确实不对我的胃口,但是总那么对胃口的话,那岂不是很无趣,我觉得还是偶尔来点异样才让人觉得舒爽些。”

    被他如此盯着,刺头吓得不敢多言,点头应道:“大哥说的是。”

    狂少回身继续走向少明,看来这次他是铁了心要除掉少明。

    少明失血过多,再也支撑不住倒身坐了下去,鲜血不断地从他手缝间流出,导致他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的脸色也变得异常苍白,看样子再不及时医治恐怕会有危险。

    对于少明的境况,狂少根本没有半点的犹疑,冷然的看着倒下去的少明,手中匕首再次击出,这次直刺少明的心脏。

    而就在匕首距离不到一尺的时候,少明原本按住伤口的手,突然发动墨刃猛然刺向狂少,势若千斤,誓要取对方性命。

    墨刃比之匕首足足长出三尺多,后发先至,可狂少就像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匕首紧贴墨刃划过硬是将墨刃隔离开,但经此一击,狂少也不得不后退几步,放弃了进攻。

    一击未成,狂少不怒反笑,道:“你果然很危险,看来本少今天必须解决掉你才行!”

    少明用尽全力,以为至少是个两败俱伤,他则趁机脱逃,可现在一击未中,他已然错失了最佳良机,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正是因为他的小心谨慎,反而加快了他的死亡。

    若是一开始他没有保存实力,而是直接将实力提升至校级青段,甚者蓝段,他绝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这让他很不甘心。

    “我的姐姐是……兰凤云,你若……杀了我,你也别想活……着”少明极力寻求生存,即使搬出魔女也在所不惜,只是他伤势过重,话未说完已经昏厥过去,什么隐忍,什么仇恨,也许就此烟消云散。

    “切,竟然昏过去了,我以为他能陪我好好玩玩呢!”狂少大为失望的看着少明,转身走到最后跟来的少年面前,将匕首递给他,道:“你去多给他几刀,直到他断气为止,我就先走了,到时记得把刀还给我!”

    少年不敢拒绝,上前接过匕首,可双手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但他仍强自应道:“知、知道了,大哥。”

    一边的刺头见跟他无关,心中窃喜不已,忙麻利的跟在狂少身后,经过那名少年时,他眼中露出一丝怜悯,其实他觉得这个小兄弟挺好的,而且很听话,可这样一来就真可惜了。

    “二、二哥……”

    那少年看着舍弃自己离开的刺头,瞬间崩溃,这左右都是死,根本就没有活路可走,他想起当初刚进思知院时,刺头给他许下的那种种好处,到头来屁都没有,他若早知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就算当时把他打残他也不会加入战狂。

    只可惜他已经加入了,而且很清楚狂少的手段,所以他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执行命令。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狱龙图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