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作梗 问天窥道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啧,还有多长时间?”古岁寒突然挑了挑眉,脸上有些阴翳的道。就在刚才,他又察觉到有人推演他的方位。这让他心里很是膈应。

    “七个月。”

    慕容云下意识出声。美眸遍布血丝,一脸憔悴的模样让人煞是心疼。

    平心而论,在这不长的数十天时间,慕容云感觉这是自己自出生以来最难受的一段日子。眼前这人,心思诡秘根本无法揣摩,变脸之快让人咂舌。上一刻还面带微笑如春风拂面,下一刻就拉下脸冷若寒冰。随着他的脸色,整个飞舰之中也不断产生松紧压抑的气息。房间内不时更有异象散出。

    慕容云刚才就看到了,古岁寒随意放在一旁的长刀上,那宛若雕刻的凶兽竟然微微攒动着,爆发出让她心颤的杀机。

    “东方家族……”

    古岁寒拿出一个罗盘,其上有八卦方位分布,中间有宝石般璀璨的灵珠嵌入。四方阵纹宛转,逸散出道道诡异的气息。种种卦象不时闪烁其中,令人目接不暇。直到半晌过后,一道俏立天边,身着轻纱螺纹素衣白裙的女子突然出现。

    看到这人的刹那,古岁寒便锁定了对方的来历。一时间,隔着无尽距离,二人静默的四目相对。

    “道友好手段。”

    女子虚影突然一阵闪烁,轻纱遮面,白玉无暇。红唇轻启,舌绽莲花。在她开口的瞬间,飞舰内萧瑟如彻寒天顷的冷意徒然消散,仿佛万物回春,草木复苏,一股勃勃生机蓦地荡开。

    “苏羽清回去了?”

    古岁寒眯起毒蛇般的眼睛,肆意掠过对方玲珑有致的身姿。徒然出声。霎时气氛再变,生机消散,戾气冲天。滚滚煞气如浩瀚天威,肆意将整个飞舰包裹在内,缕缕黑烟如雾似水,缭绕升腾,生生将飞舰转化成一座鬼气森然的修罗场。

    “重伤。”

    女子沉寂片刻,轻叹一声道:“道友何必如此,我东方家族可以提供大笔资源让其恢复。只要你出手将霜儿治好便可。何必兵戈相向。条件尽管提,我们一并接下便是。”

    古岁寒不为所动,只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东方?三十九域三大势力之首,确实有这个底气。你们老祖估计正忙着推演我的来头,看看能否将我吃下去,你说,我所担忧的……对吗?”

    话语落地。古岁寒指诀掐出,道印激发。弹指间将法则凝为一个诡异的纹路,带着一丝恶毒的笑意,将其摄入女子虚影中。

    “你……”

    任谁也没想到古岁寒二话不说就动手。那女子的从容淡定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愤怒与忌惮。

    能隔绝空间距离施展的神通,只有咒术一种。而这玩意儿大多诡异恶毒,如跗骨之蛆一般,想要祛除可谓无比麻烦。

    “找死!”

    就在这时,空间一阵波动,整个飞舰霎时剧烈震颤不停。无数修士瞬间被波及,崩散成血肉烂泥。苍老的声音夹杂着无与伦比的愤怒透过卦盘骤然爆发出来。让古岁寒瞬间心神俱颤七窍溢血。

    “找死?本尊……可不是你这种半吊子的废物。”

    古岁寒瘫软在地,但脸上却不见丝毫慌张,反而目露笃定之色。他猜的不错,这老货果然不是真正的仙元境。充其量只是个伪仙罢了。

    真仙,伪仙。

    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前者可漫步虚空,凭空造物。后者却仅能在虚空逗留少许时间。规则参悟太过片面,断无造物之能。

    “五行轮转,天地反复。”

    古岁寒蓦地爆喝,双手之中蕴藏着无尽玄奥。五行规则化为实质。霎时倒转开来。

    刹那间,天不是天,地不是地,水似天火,木似刀枪。规则翻覆,天倾地陷。登时将对方传递来的念头囊括进去,肆意搅碎成无数碎片。

    “啊!!!”

    冥冥中,一声凄厉的惨叫登时响起。好似受到了什么严重的创伤一般。

    “想吃掉我,你还不够格!等你们何时能冷静下来……咱们再谈。”

    古岁寒看着卦盘中逐渐溃散的女子虚影,冷笑着打了个响指、随即,就见那虚影如镜花水月,荡起圈圈涟漪,溢出无边怨毒。瞬间崩散消失。

    随之消失的,还有对方那愤怒的尖叫声。

    “这……”

    慕容云目瞪口呆,浑身发冷。汗水浸透衣衫而不自知。

    婴变境……这是婴变境?

    对方是什么,那是仙啊。那是一域之中最顶尖的力量。就这么败退了?

    “下一次,想必你们会带上脑子吧。”古岁寒冷笑着,突然脸色潮红,蓦地喷出几口鲜血。无力瘫软在椅子上。重重喘息着。

    衣袍下,白皙坚韧的皮肤已然产生密密麻麻的裂纹,丝丝缕缕的血丝不断渗出。显然,刚才的对峙,古岁寒并未占有上风。不过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

    “为何出手?”

    慕容云有些疑惑。对方的价码已经很优厚了。为何还要撕破脸对上一招。

    “因为,人心难测……”

    古岁寒吞下数十颗丹药,舔了舔唇角,淡淡的出声道。

    方才,他们推演古岁寒的行踪方位,意图出其不意,但却被古岁寒察觉,故而想到暗度陈仓。表面上与其商谈,但暗地里却全力推演古岁寒的来历。

    故而,无奈之下,古岁寒只好将其生生掐死,趁他们大意之下,突然一击和对方拼了个半斤八两。

    “我需要,灵石,丹药。有多少,拿多少。”

    古岁寒看了眼对方,毫不客气的吩咐道。

    “好。”

    慕容云立即答应,她此时全然没了一点底气。对方是个怪物,妖孽。绝对不是人。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对方手中。再过分的条件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苏羽清……你还是不死心呐。”

    待慕容云出去后,古岁寒才微微眯起眼睛,喃喃自语。

    不知苏羽清到底说了什么,或者是从中作梗,导致对方一上来就放弃谈判,转而运用武力威胁。

    对于这个坑,古岁寒并未生气,只能你去摆布别人,人家就不能坑你吗?这很正常,大家到最后不过看谁的技高一筹罢了。

    “霜儿,不知道你这个棋子,到底能不能发挥作用。”

    古岁寒自语着,瞳孔中缓缓演变出无边虚空。泛着幽暗深邃的光芒。

    随着棋子的落盘,古岁寒的心也渐渐开始悸动。他隐隐感到,似乎有什么致命的东西,被他忽略了。但是若细细想来,却又没有丝毫头绪。

    但是这种感觉却让他心里没底。如此之下,他才会相当迫切的恢复伤势。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余地回旋。

    PS:今天的韵达真是哔了狗,,,妈的,没打电话,淘宝竟然提醒我已经签收……真是醉了。、跑了一下午。累成狗……终于把新买的键盘找回来了。

    ;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问天窥道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