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有头脑的行动派 神鬼代言人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手术刀维护得极好,刀刃干净明亮,能当小镜子使用,“镜子”照出了邹文的鼻孔,刀越靠近他的嘴,刀身映出的红就越多,仿佛被鲜血侵蚀,慢慢变红。

    邹文的手抽不回来了,手伸进看不见的水里时还能激起涟漪,可是“水”很快就凝固了,将他的手固定在里面,很不错的控制型能力,不过一只手被固定住了,他也可以利用着来快速移动身子,甚至让身体悬空。

    另一只手成功抓住了老实人的手碗,可是施力方式不同,老实人整个身体往前压,力气又大,一只手没办法撑住。

    刀尖来到了邹文的嘴前,而他在等待的杨光仍没有出现。

    “是啊……这里是地下室,那我还在期待什么?”邹文自嘲的笑了笑,他的头紧紧抵在药品柜上,已经没办法往后移。

    就在这时,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眼里。

    七名祷师中,那个戴着BABYMETAL狐神面具的人有了动静,他垂在身侧的左手微微一张,一根漆黑的短棍就从袖子里滑了出来,手再一收,握住了短棍的另一头,抬手往身侧一伸,短棍悄无声息的穿过了他左边那人的脑袋,挑着,没有让尸体倒下去。

    整个过程中,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只有左臂在动,因此就连他右边的那个人都没发现是什么事。

    棍不是棍,是带鞘的刀,圆柱体刀鞘不仅“锋利”,当初斩断了封天宇的手,还很“尖锐”,能直接刺穿人的脑袋。

    原来阳光早已照进了这间地下室。

    ————

    ————

    杨光同样察觉到了那个女人的异样,甚至在他之前独自出来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他立即回去叫来了邹文,本意是要让邹文看着这个女人,自己去寻找之前让他感到异样的存在。

    邹文叫来了,那个存在却消失了,他等了一会,当异样再次出现时,却一分为二,同时出现在了巷头和巷尾。

    是陷阱,杨光立即反应过来,并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朝着巷尾跑去,把邹文扔在原地。

    邹文是半导体,不会被视作威胁,对方也就不会急着杀他,无论是把他带回去当人质,还是要拿他做包子,都比两个人同时陷在这里好。

    巷口的那种存在在杨光追过去时立即逃跑,但杨光冲出巷口之后却没有去追,反而往另一个方向跑去,全力奔行纵跳,绕了一大个圈子,又从另一个方向回到巷口,远远躲着观察。

    他看到邹文走到了巷口,没过多久又有一个人从巷子里走出来,当邹文回身看向那个人时,第三个人如鬼魅般出现在邹文身后,将他击晕,接着又有两个人走出来,抓起邹文,静悄悄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所有人都藏起了脸。

    敌人的数量太多,而邹文就在他们手中,杨光没有出手营救,而是远远跟着,跟到了这家守卫森严的饭馆。

    他绕着饭馆观察一圈,想到了潜入的方法,锁定了下手的目标。

    顺利干掉敌人,杨光剥下了那人的衣服,戴上了那人的面具,大摇大摆的进入了饭店里,但是四处搜寻邹文的话,很容易被那些人看出蹊跷,于是他耐心的等着。

    等了约半小时左右,杨光就看到邹文被一个矮个子拖进了厨房,接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祷师走过去守在了厨房门前,杨光没有动,默默观察敌人的位置、寻找下手时机,如果不能安静的消灭所有人,邹文可能会有危险。

    还没制定好作战计划,邹文就给他带来了一点点惊喜。

    怪老头从厨房里冲出来,气急败坏的对厨房门口的祷师说了几句什么,那名祷师轻轻吹了声口哨,藏在各处的祷师们就立即朝那边跑去,杨光也跟了过去,顺利的进入了地下实验室。

    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邹文的表现让杨光稍觉意外,但是面对这么多祷师,邹文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手术刀被夺走,反被敌人制住。

    在所有人朝着药品柜走过去的时候,杨光故意慢走半步,落在了后面。

    ————

    ————

    “笑?你居然还在笑?”看到邹文脸上的笑容,老实人怒意勃发,咬着牙再一用力。

    力量大概是从肝胆中涌出来的,邹文居然挡下了这一次发力,手术刀只前进了几毫米,抵在他的门牙上。

    短刀猛的拔出来,在尸体倒下的时候,戴着面具的杨光转身直刺,又刺进了他右边那人的脑袋里,迅速拔出收到腰间。

    接着,邹文就看到了他曾经见识过的拔刀姿势。

    短刀贴在身体左侧,杨光反手握刀,低头闭眼,站直了身体一动不动,他的刀很短,要一次性消灭四个敌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对方也是祷师,必须采用特殊手段。

    “喜欢笑是吧?把你的嘴角拉到耳根,你就可以笑一辈子了。”老实人眼中闪耀着狂热的光芒。

    “咚咚……”

    尸体倒地的声音响起,声音虽小,却还是引起了祷师们的注意,只有老实人还在压刀,现在没有任何事比杀死邹文更重要。

    四名祷师猛的回头,看到了地上的尸体,反应快的立即就要逃离。

    就在这时,刀出。

    灯光剧烈闪烁,恐惧再次从心底捅出,寒冷使之前的冰库像烈日下的沙漠一样炎热,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震撼,心脏猛的一跳,像是要爆炸一样的疼,冲击使得邹文眼前一黑,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

    ————

    鼻血已经干涸,使得脸皮绷得极紧,就连睁开眼睛都会扯得寒毛生疼,邹文撑地坐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前方可怕的画面。

    天花板上的灯全灭,只有远侧两个角落的应急灯亮着,近处的两盏没亮是因为坏了。

    半间实验室都霈了,天花板、墙壁、地面上有无数条交错的刀痕,无论是金属还是混凝土都难逃一劫,就连结实的解剖台都被划成两半,一些刀痕长达五米,深二十多厘米,不像是那把短刀能劈出来的。

    人也碎了,满地尸块,血将半边实验室的地板染红,只有流进刀痕里的还没有干。

    除了邹文外,实验室里还有两个活人,大概是离邹文太近的关系,老实人仍活着,还没醒来,更远处则躺着杨光。

    刀已经收回去了,紧紧握在手中,杨光人事不省-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神鬼代言人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