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玩具与邀请 带着仓库到大宋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黄昏后,孙途从开封府衙回到了自己家中。

    他人刚一进院子,就听到了从屋子里传来了隐隐约约的电子音,这让在白日里威风八面,似乎任何事情都难不到他的孙途脸上浮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了。

    几步来到发出响动的雅儿屋子前,孙途才叹了口气说道:“雅儿,你又忘了做饭了吧?”

    “哎呀……”里头立刻就传来了雅儿的一声轻呼,随后小丫头就着急忙慌地跑了出来,手上还捧了个巴掌大小的长方形物体,正是后世常见的掌机玩具。

    看到小丫头这副模样,孙途有些后悔地抚了下额头,自己就不该在前两天把新开仓库里的这只掌机交给她用以消遣时光,这都让雅儿有些玩物丧志了呀。

    没错,在经过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后,孙途在戒中界仓库系统里的等级再次得到提升,同时也再度开启了两个仓库。只是这回仓库里的东西依然不是太过实用,其中六号仓库里存放的就是以掌机为代表的各类玩具,而七号仓里则堆叠了一些潜水设备,也不知是哪个相关企业请人托运的,反正这些孙途暂时都用不上。

    只是因为觉着自己需要在衙门里办事少了陪伴雅儿的时间,怕她一人在家里太过无聊,孙途才找了这么一个还算简单,只带了俄罗斯方块之类基础游戏的掌机交给她玩耍。结果小丫头一玩之下就沉迷其中,成了个标准宅女,甚至连该做的事情都被她抛到了脑后。

    “雅儿,你今日的字帖可临了吗?”看着小丫头直往厨房里钻,孙途便在背后追问了一句。这话却让雅儿的动作明显一僵,显然这一整天她都光顾着玩游戏了,居然把孙途早上出门时布置的功课都给忘了。

    这让孙途脸色顿时一沉,这可不成,自己可不能害了她,所以便跟进了厨房,朝她把手一摊:“拿来。”

    “啊……”雅儿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满是不舍地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犹豫着把放在自己袖子里的掌机给交了过去,随后又可怜巴巴地求道:“三哥哥,我错了,今后一定不会再这样了,你不要收走它好不好?”

    看着她那可怜模样,孙途心里不觉就是一软。面对外头的对手时,他可以做到毫不留情,但在雅儿面前,他还真硬不起这个心肠来,只是捏着那只小巧的掌机道:“念你只是初犯,就罚你今晚不得再玩它,等你今晚把该写的字都写好了再还你。还有,明天你要是再因为贪玩忘了正事,我可真不再给你了。”

    “哦。”雅儿心下暗松,低低地应了声,头也垂了下去。

    “好了,你先去练字吧,今晚的饭食就由我来安排。”孙途说着摆了下手,打发小丫头离开。雅儿也没坚持,答应一声,就回自己房里练字去了。

    孙途今天心情不错,所以做饭也仔细,很快炒了几盘菜,又煮了锅面当主食,端到了中间的客厅,叫了雅儿一起用饭。有了这丰盛的饭菜,雅儿终于是开心了些,当了孙途的面就大口大口地吃将起来。

    就在他们两人享受难得的相聚时光时,院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随后童沐的声音也自外头响了起来:“三郎可在家吗?”

    孙途忙起身迎出去开门,见了童沐后便笑道:“童官人今日临门当真是稀客哪。”就他所知在上个月的科举考试里童沐果然考中了进士,而且很快就被授了官,所以这称呼倒也不错。

    童沐让自己的随从在外等候,这才笑着进门:“三郎你就别如此见外了,难道还让我也称你一声孙官人吗?”

    “哈哈,不过是为了恭喜二哥你终于成了朝廷官员而已。而且相比起我这个九品武官,你这进士出身的文官可金贵得多了。”孙途把人请进了客厅里,让其坐下后才笑着道:“对了,今日你怎么就有机会能出来了?”

    因为樊楼那场争端,不但让孙途失去了本来可得到的差遣,也让童沐等几个国子监学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要不是他们这几人背后都有家族高官支持,恐怕连参加科举考试的机会都被剥夺。

    正因如此,童贯这次算是严惩了自己的侄孙,直接就下令禁了他的足,两个月时间里,除了科举考试那几天,其他日子都被圈禁在府门之内,所以说他两人这还是那天后首次再见呢。

    听到这话,童沐也露出了苦笑来:“这还真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三郎你把事情闹这么大,我怎么会被罚这么重。”说着,他又叹道:“不过当时之事确实痛快得紧,那些个自以为是的读书人的嘴脸你后来是没看到,那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哪。”说完这话,他又啧啧赞叹起来,似乎还在回味当日。

    孙途则只是一笑,并没有接这话。因为他并不认为当日在樊楼里奚落那些酸腐书生是件多么成功的事情,最多也就当时出口恶气罢了。

    笑了几声后,童沐也终于恢复过来,又道:“至于我今日来见你,是为了两件事——其一,我其实是来跟你告辞的。”

    “你要离开东京?”孙途有些诧异地问道。

    “是啊,我已是朝廷官员,又得了差遣,过几日就要离开汴京去浙地湖州任官了。”童沐这才神色严肃地道:“此一别也不知何时你我才能相见了。”

    他这倒是实话,一般来说如今外放当官的往往几年才会回汴京一次,而孙途也可能在此期间被派了其他差遣而外放,到时候两人就更难遇上了。

    孙途一听也是一阵感慨,但随后又安慰道:“咱们两个都还年轻,说不定过上几年就都能跻身朝堂高位,到时还不是能联手报效朝廷吗?”

    “不错,还是三郎你看得远哪。就让咱们两个共同努力,早日能立到那满朝的公卿之侧吧。”童沐闻言精神也为之一振。随后又道:“这第二件事嘛,就是来邀请三郎你于三日后赴我叔公的寿宴。”

    “怎么?三日后便是童帅大寿的日子吗?”

    “不错,正因为此,我才会在此多作盘桓,不然这两天就该动身了。”

    “可是我的身份……”孙途不禁有些顾虑起来。童贯可是枢密院枢密使,是朝中屈指可数的大人物,而自己现在只是个九品官,真够格去参加他的寿宴吗?

    “三郎你可是我叔公一直看重之人,又是我童沐的朋友,自然是要参加了。你不必担心到时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贺礼,这个我自会为你安排。”童沐又贴心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让孙途心中不禁有些感动,童沐作为朋友实在是没话说啊,居然连这点细节都帮自己考虑到了。不过他却并没有接受对方的这一番好意:“二哥不必如此费心,既然我去贺寿自然要尽自己的心意才行。寿礼就由我自己来想办法吧。”

    童沐也不坚持,便笑着点头:“我知道了,对了,我叔公他虽然已过六旬,但却依然最喜新鲜玩意儿,你可以在此上多想想办法。若是差钱,只管去流芳居账上支取。”

    孙途点头应了下来。两人随后又聊了些闲话,童沐还关心地问了问他新入开封府的情况,孙途便简单地说了自己的处境,听得对方又是一阵感慨:“三郎到底手段高明,看来这一回东京城里的宵小之辈很快就要吃苦头了。渊儿之前差点被那些人所害,你可不能轻易放过了他们。”

    孙途神色郑重地点头答应,随后心里一动——难道说童贯把自己安排到开封府为的就是查出此事内情吗?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带着仓库到大宋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