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弗瑞的召唤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狂犬莫里斯是个半魔!

    梅林早就有这个猜测,但是在真正感应到莫里斯身上那如一堵墙一样厚重,如火焰一样灼热的气息的时候,梅林才真正确定。

    莫里斯果然是真正的恶魔之子。

    而且他和梅林完全是两个极端。梅林一直在克制自我魔力的侵蚀,用尽一切方式来保留身为人类的理智与灵魂的纯粹,但莫里斯却反其道行之,他任由魔力侵染自己,并且主动接受那黑暗的力量,沉浸其中。

    在莫里斯探出头的那一刻,梅林能清晰的看到,莫里斯的双眼瞳孔已经彻底变成了燃烧的火焰,而且在他光滑的头皮上,也有了类似于恶魔鳞片一样的角质。

    他身体的臃肿并非是因为肥胖导致,而是因为身体的肌肉在黑暗魔力的刺激下不断的强化,已经导致他的身体出现了扭曲。

    莫里斯正在失去最后一丝人性。

    半魔的转化,是先从灵魂开始的,一旦躯体出现恶魔化的征兆,就意味着灵魂已经被改造完成。等到他的躯体也彻底被黑暗力量扭曲之后,莫里斯就会拥有真正的半魔形态。

    从此不再是人类,也不会彻底成为恶魔。

    那将是两个物种最糟糕的融合,一个真正的怪物就将诞生。

    “唰”

    在和莫里斯正面对视的时刻,梅林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黑色格斗刀,他做好了孤注一掷的准备。

    然而,莫里斯却就像是没看到他一样,这个大光头直接略过了梅林站立的位置,他左右看了看,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他没有看到梅林!他没能发现暗影斗篷之下的梅林!

    机会!

    在莫里斯回过头的那一刻,梅林飞速的顺着刚才打开的窗户,溜出了四楼。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地狱狂犬的大本营。

    2年前的梅林也许有些鲁莽,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已经学会了谨慎。

    他还不清楚莫里斯的力量和底细,更不了解莫里斯的背景,就这么贸然开战,胜算很小。

    莫里斯制作出的残次品半魔,都能抵抗子弹的打击和榴弹的爆炸,那么莫里斯本人的能力必然更加惊人,要对付这样的半魔,梅林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最少,他得先找到一些能对恶魔造成有效杀伤的方法或者武器。

    几分钟之后,梅林回到了车里。

    他一脸晦气的拿起自己配发的砖头手机,拨了个号码,片刻之后,电话接通。尼克.弗瑞的声音在话筒中响起:

    “你刚才在忙吗?”

    “我差点被你害死,弗瑞。”

    梅林没好气的说:

    “我刚才在收集一头危险的半魔的信息,你发过来的消息差点让我暴露。”

    说到这里,梅林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他沉吟了片刻,试探性的对弗瑞说:

    “不过弗瑞,我发现了一些事情。刚才我追查的那个半魔,正在曼哈顿区大肆转化普通人,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将它们变成怪物,而且我很怀疑,它在策划一些很危险的东西。”

    “我之前听你说过,战略科学军团里,有专门负责处理超自然现象的大师对吧?能不能请他帮忙,来配合我处理掉这个危险的半魔?”

    “现在不行。”

    弗瑞有些为难的回答说:

    “科勒上台之后,开始大肆追查我们的秘密。我已经让那位大师前往欧洲暂避,他现在回来,很容易被科勒抓住把柄。”

    “又是那个无能者?”

    梅林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说:

    “就不能处理掉那个无能又碍事的混蛋吗?让巴顿埋伏起来,一箭就能轻易把他解决掉。”

    “然后呢?”

    弗瑞也有些无奈,他说:

    “解决了科勒,他背后的人还会派来下一个,没准比科勒更难对付。而且政治暗杀这种手段,后患无穷。”

    “先不谈科勒了,他的存在只是个可有可无的麻烦,立刻来我的安全屋,梅林。有件事情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情。”

    “我需要你的力量。”

    “好,我20分钟之后到。”

    听到弗瑞语气凝重,梅林没有太多迟疑,他调转车头,就朝着弗瑞在布鲁克林区的安全屋赶了过去。

    20分钟之后,梅林来到了一个有些老旧的住宅区,他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坐着电梯一路上到7层,然后左右看了看,又用黑暗感知感应了一下房间里的情况,在确认弗瑞在其中之后,他敲响了房门。

    有节奏的3次敲击,然后是急促的2次,最后再是有节奏的4次。

    虽然时间已经来到1992年,但暗号这种古老而有效的方式,依然在特工群体中大行其道。

    “啪”

    房门被打开,弗瑞看着梅林,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进来。

    梅林走入客厅里,他似乎是最后一个到的,这客厅里已经坐满了人。

    有他认识的巴顿特工,有过一面之缘的维多利亚.汉德特工,还有他不认识的一个气息彪悍,正坐在沙发里,抽着雪茄烟的中年人。

    最后是一个梅林没想到的熟人。

    1个多月前,刚刚被“请”回来的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

    她就靠在窗户边,和其他三个人明显不是一个圈子。而在看到梅林走入房间的时候,娜塔莎隐蔽的对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问候一样。

    “我给你介绍一下,梅林。”

    弗瑞关上门,转过身,对梅林说:

    “你已经见过汉德特工了,她身边的这位先生,是欧洲分部高级特工主管约翰.加特勒,也是卡特女士亲自招募的优秀特工,他刚刚从欧洲分部飞到纽约,专程来帮助我们。”

    “你好。”

    梅林友好的对眼前的老特工点了点头,后者叼着雪茄,从鼻孔喷出两缕烟气,他用一种锐利的眼神审视着梅林,片刻之后,他扭头看着弗瑞,他说:

    “其他人都没问题。不管是你,还是汉德,都是我多年的老友,我对你们绝对放心。而巴顿和娜塔莎的能力我也有所耳闻,我对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担忧。但这个孩子”

    “弗瑞,你确定要让他参加这次行动吗?哪怕算上在特工学院的时间,他当特工也还不到1年。”

    约翰.加特勒看着弗瑞,他严肃的说:

    “这可不是在玩,或者是什么见鬼的测试这一次我们可是要真的上战场了。你不如把菲利克斯或者韦弗叫来。”

    “菲利克斯远在北非,韦弗特工在执行的任务见不得光。我也没有太多选择,加特勒。”

    弗瑞摇了摇头,他对其他人说:

    “放心吧,诸位。我向你们保证,梅林不会拖我们后腿的。实际上,这一次行动最关键的一部分,我打算交给他来执行!”

    “我同意!”

    沉默的鹰眼巴顿点了点头,赞同弗瑞的提议。而在靠在一边的黑寡妇娜塔莎也弹了弹手指,轻声说:

    “嗯,确实,再没有谁比梅林更合适营救人质了。”

    “嘿,等等!”

    梅林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他看着眼前的所有人,他举起手,打断了他们的讨论,他回头看着弗瑞,他问到: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位老牛仔说我们要上战场了?难道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带我去打仗吗?”

    “差不多,梅林。”

    维多利亚.汉德特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用一种很理性的声音为梅林介绍到:

    “我们刚刚收到消息,南美洲国家巴拿马首都爆发了动乱,一伙反政府武装攻入了大使馆,挟持了多名人质,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人质从那里救出来。”

    “为什么是我们?”

    梅林又问到:“这些事情,不是应该有专人去做吗?”

    “因为皮尔斯也在那些人质里。”

    弗瑞语气严肃并且沉重的说。

    “皮尔斯?那不是我们的”

    梅林回头看着弗瑞,后者点了点头,轻声说:

    “是我们在世界安全理事会的后台,也是战略科学军团曾经的首领,这件事不只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可怜的皮尔斯刚降落在巴拿马,准备进行一轮首脑会谈。结果没过1个小时,首都就发生了叛乱。那群见鬼的反政府武装不去攻占议会大楼,不去接管通讯站,偏偏冲入了大使馆,还把皮尔斯抓了个正着。”

    约翰.加特勒特工将手里的雪茄烟取下来,发出了一阵玩味的笑声,他说:

    “看来,科勒背后的人,已经不打算再等了。他们要砍掉我们这些人的主心骨,然后把我们一脚踢出去。”

    “是的。”

    弗瑞伸出手,放在了梅林的肩膀上,他说:

    “如果皮尔斯被‘叛乱分子’打死了,那么我们想要夺回战略科学军团的可能性就彻底为零了。没有皮尔斯在世界安全理事会为我们站台,科勒和他背后的那些豺狼,会把我们身上的每一块肉都吃的干干净净。”

    “梅林,没太多时间给你准备了。我们要立刻启程前往巴拿马,必须在天亮之前解决这件事。”

    弗瑞对梅林说:

    “我们几个,负责突入大使馆,吸引火力。而你,你要负责冲入大使馆地下室,把皮尔斯连同其他人都救出来,有问题吗?”

    “问题倒是没有。”

    梅林耸了耸肩,他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里的5个人,他压低了声音,对弗瑞说:

    “但现在时局惨到这个地步了吗?都需要你们这些指挥官上战场拼命了吗?你们麾下的其他人呢?”

    “科勒现在还是名义上的局长,哪怕是从欧洲分部调集特工,也会被他察觉。”

    弗瑞轻声解释到:

    “科勒那个人,做事不成,但要搞砸一件事却很在行。”

    “如果他觉察到我们准备营救皮尔斯,也许还没等我们赶到,皮尔斯就人头落地了。实际上,皮尔斯被抓住的消息现在还没有正式传到国会,是卡特女士动用了一些关系,才临时封锁了消息。”

    “我们不但得救出皮尔斯,还得保住他的脸面,以及他在世界安全理事会里的职务,最后这一点尤其重要。”

    弗瑞说完,如老牛仔一样的加特勒特工站起身,走到梅林身后,带着一丝玩笑般的口吻,对梅林说:

    “而现在,这个重要的任务,就压在你肩膀上了。梅林特工,要是你不小心失手了,咱们这些人的未来,就可是一片黑暗了。”

    梅林倒是不担心这个,他疑惑的是另一个问题。

    他对弗瑞和加特勒说:

    “如果只是救人的话,那我一个人去不就够了吗?一个人行动更方便,更快捷。”

    这个问题,让加特勒特工露出了一丝局促的表情,而弗瑞的脸色也有些古怪,他轻咳了一声,解释到:

    “这件事你一个人搞不定,梅林,相信我。你需要支援,只要指引,最重要的是,你一个人没办法掩护那么多伤者撤离。”

    “而且这些老狐狸,也不可能让你一个人拿走所有功劳。”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了过来。黑寡妇娜塔莎靠在窗户边,她抱着双臂,对梅林解释到:

    “想一想吧,小梅林。我们的长官们带领着我们,冒着生死危机,不远万里的闯入万军之中,把陷入困境的自家老大从地狱边缘救回来。”

    “这可是救命之恩!”

    “只要皮尔斯能在世界安全理事会站稳脚跟,那么我们的弗瑞长官和加特勒长官未来的职业道路,绝对就一片光明了。”

    至此,梅林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明明他一个人就能完成的营救任务,非要拉上这么多人一起行动。

    他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

    这里站着的,果然都是一群老油条!

    但没关系,他们现在是自己这边的,这就够了。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