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侠以武犯禁 打造超玄幻

保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感谢书友20190523144029551的盟主打赏!作者菌拜谢!)

    夜已深。

    大周朝,帝京。

    紫金宫,灯火依旧阑珊。

    宇文秀穿着宽松金龙袍服,就着灯火,翻阅着大臣们呈上的奏章。

    门外,老宦官搭着拂尘,恭敬而立,时不时的往宫内看去。

    看到宇文秀在辛勤的执政,老宦官白净无须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欣慰笑容。

    许久后,宇文秀放下了手中的奏折,环顾了一眼宽阔却又寂寥的大殿,莫名有一股冷清包裹住他的身躯。

    他走下了龙椅,负着手,披着长袍走到了门口。

    老宦官赶忙躬身:“陛下……”

    宇文秀却是没有理会老宦官,望着朦胧夜色,心思忧虑。

    “卧龙岭出了仙缘,仙缘一出,天下便多了许多变数,变数一多,对我大周而言,危机就越发的强烈……”

    宇文秀呢喃自语。

    跪伏在地上的老宦官却是身躯微微抖动起来。

    “父皇到底是怎么死的?”

    “明明我大周盛极一时,压的五胡大气不敢出,而如今,奏章中皆是五胡犯我大周边界的情报,边界百姓,苦苦遭灾……”

    宇文秀纤薄的嘴唇抿起,攥紧了拳头。

    “一切都是因为百家诸子,若非这些势力,哪怕父皇去世,大周也不可能乱成这般,因为百家,游说诸多太守,使得我大周陷入内乱,使得胡人有机可乘……”

    地上的老宦官大气都不敢出。

    “墨家诸侠,以侠之名,乱天下之事……才最是可恶。”

    “罢黜百家之日,不知何时才能到来。”

    ……

    北洛城。

    城墙之下,月华清冷。

    陆长空脸上挂着微笑,身后北洛城的士卒和武将都紧绷着身躯。

    “巨子,久仰大名。”

    陆长空拱手。

    墨北客脱离了西郡,这消息早已经传出。

    但是墨北客和北郡太守澹台玄接触的事情,却是瞒不过众人的情报。

    西郡霸王项少云被放弃了。

    对此,陆长空其实并不意外,霸王心性何等之高?

    岂是墨北客所能掌握的了的?

    “陆城主,北洛之名,早有耳闻,今深夜叨唠,希望陆城主莫要嫌弃老夫……”

    墨北客笑的很慈祥,让人如沐春风。

    陆长空扫了马车一眼,墨家的门徒也皆是下马。

    一行人进入了北洛城。

    冷厉的月色扬洒,城门闭合。

    陆长空没有和墨北客叨唠太久,因为墨北客总给他一股不自在的感觉。

    他命人将墨北客安排到了客栈,派上千人将客栈四周层层包围,一只蚊子都不放过。

    唯有将墨北客放在眼皮底下,陆长空才会安心。

    他知道墨北客入北洛城的主要目标是陆番。

    哪怕陆长空知道陆番得了仙缘,实力极强,可是,身为父亲,他绝不会让儿子涉于险地。

    陆府。

    罗成不断的下令,安插千人潜伏于陆府的各个角落,亭台水榭之间,皆是有重兵把守。

    而罗成自己,则是挎刀坐于小院,清冷月光照耀在铠甲上,散发着冰冷的寒芒。

    “想要刺杀少主,先过我罗成的尸体。”

    罗成横刀立马,浑身气血滚滚。

    陆府别院。

    倪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起身,揉了揉小肚子,胖嘟嘟的脸皱成了一团。

    她也不是肚子饿,就是嘴巴有点馋。

    想要吧唧一点东西才能睡的早。

    外加,孤零零又漆黑的房间,让她有些害怕。

    凝昭和伊月都待在了湖心岛,都在努力的修行,而她……口号喊的响亮,可是除了吃和睡以外,修行之事根本没有付诸行动。

    她捶胸顿足了一会儿,便爬下了床,踮着脚,偷偷摸摸的跑出了别院,往厨房溜去。

    夜已深,小院内静悄悄。

    倪玉绑着丸子头,熟稔的就着漆黑,摸到了厨房。

    推开厨房的门,肉嘟嘟的鼻子耸了耸,眼睛一亮,往灶台而去,揭开灶台的锅盖,找到几个凉了的白馒头。

    吧唧着馒头,她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没人陪她,她怕。

    所以,她溜到了陆番的小院,缩在了陆番的房门前,吧唧着白馒头。

    还真别说,来到公子的小院,她的心一点都不慌了。

    ……

    客栈内。

    墨北客负着手,月华照耀在他脸上,使得他的面容越发的深邃。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墨北客徐徐道。

    黑暗中。

    有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子时。”

    “子时了啊,差不多了,其他五大护城安插子时动手……”

    墨北客轻轻笑了笑。

    “那我们也动手吧。”

    黑暗中,沙哑的声音轻响。

    “喏。”

    尔后,隐隐之间,有黑影隐去。

    客栈其他几间厢房,墨家门徒们纷纷推开了木窗,看着底下把手的重兵,他们取下了别在腰间的巨大的鼓鼓布囊。

    手中出现匕首,割过布囊。

    顿时,有漏气声响起,嗤嗤几声。

    布囊中,骤然有密密麻麻的萤火虫飞驰而出,在黑夜中闪耀着诡异的美丽。

    萤火虫飞驰,亮莹莹,就像是天上的星辰汇聚成了星河在流淌着。

    陆长空蹙眉,他摊开手掌,一只萤火虫落在了他的掌心,萤火虫在明灭不定,美艳,却有凄怜。

    “萤火……阴阳家!”

    嗯?

    骤然,陆长空神色大变。

    而掌心的萤火虫也猛地爆裂……

    一股迷雾顿时扑鼻而来,陆长空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他的身边,罗岳已经晕厥在地。

    包围客栈的重兵,也在萤火虫爆裂出的迷雾中,纷纷倒地。

    陆长空一缕灵气护住心神,强忍着晕厥感看向客栈,目光一缩。

    只见森冷月华下,有一只巨大的金属蜘蛛伫立在客栈顶端,数道头戴垂黑幕斗笠的身影,与金属蜘蛛一起,一跃而下,几个腾挪,消失在了夜色中。

    “机关家……机关兽!”

    “阴阳家……方士!”

    “墨家门徒……”

    陆长空剧烈的喘气,“他们居然真的敢……”

    诸子百家真的是彻底的肆无忌惮了,国师都压不住这些人了。

    “番儿……”

    陆长空跌跌撞撞冲出门去。

    ……

    子时。

    大周朝迎来了一场悄无声息的剧变。

    六大护城,北洛、醉龙、通安、平南、原赤、望天,皆是有萤火飞舞,若星河流转。

    萤火爆碎之后,便是迷雾围城。

    黑影绰绰之间,欲要使坚不可摧的六大护城,从内部开始崩溃。

    ……

    陆府,小院。

    陆番坐在轮椅上,轮椅自动转动,透过朱红色的雕花木窗,隐隐之间被雾气所笼罩的皎洁月华,嘴角微微一扯。

    院子外。

    一位头戴垂幕斗笠的黑袍身影伫立在屋顶上。

    持一金属短笛,搭在唇边,轻轻吹奏。

    笛声萦绕在夜色中,像是在召唤着什么。

    一声剧烈轰鸣。

    嘭!

    隐隐月华下,一只巨大的金属蜘蛛伴随这笛声,从天而降,砸落在院子中,金属蜘蛛背上,还有四人伫立。

    缩在陆番门前的倪玉顿时惊呆了。

    口中叼着的冷馒头,“吧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据闻北洛陆少主得仙缘,我阴阳家诸众本隐世不出,得墨家巨子亲自拜访,出山收拢天下得仙缘者,防止仙缘修行者乱世,因而,请陆少主与我等走一趟,待天下安定,陆少主自可回归。”

    屋顶上。

    头戴垂幕斗笠的黑袍人,没有再吹奏金属短笛,而是徐徐开口。

    声音萦绕在院落中。

    缩在门前的倪玉满脸惶恐,“有……有有……刺客!”

    然而。

    她的声音刚落。

    身后的雕花木门,便自动打开。

    一身白衣的陆番坐轮椅,腿上摆着棋盘,执子欲落子。

    月华破开了迷雾,照耀在陆番的身上。

    人如玉,世无双。

    倪玉看呆了。

    陆番目光落在棋盘上,声音却萦绕院落之中。

    “侠以武犯禁,依仗武力行乱世之事,当……诛。”

    “打扰本公子睡眠,欺负本公子好脾气,当……诛。”

    “公子我得仙缘管你屁事,当……诛。”

    话三句,落三子。

    子落棋盘声清脆。

    倪玉回首,顿时满是惊愕,嘴巴都合不上了。

    却见院落中……

    庞大灵压遮天蔽日。

    巨大的金属蜘蛛,骤然被压成了一团废铁,隐匿金属蜘蛛腹内的人影发出惨嚎,血肉模糊。

    站在蜘蛛背上的几道人影也在一瞬间炸成了团团血雾。

    浓郁血腥,弥漫小院。

    PS:求推荐票哇~

章节目录

广告位招租2x4:打造超玄幻 AD